广州美容美发用品批发联盟

铁血兵人,远赴深林只为这件事! ! !

夜色I小说2019-01-10 16:50:18


七月中旬,骄阳似火。

郁郁葱葱的大山中,一条崎岖的山路忽隐忽现。

一个年轻人背着背包,轻松的走在这山路上。

“八年了,我夏杰终于回来了!”

他要去的地方,就是山那边的清水川村。

同一时间的清水川村委会,一个俊俏的年轻女人坐在办公室中,一脸愁眉。

她就是清水川新来的村长沈婷,现在正为下半个月的生活费发愁。

“身上只剩下了四十块钱,油盐酱醋全都没了,难道这个月要喝西北风了不成?”

她长长的叹了口气,来到清水川已经三个月了,不仅工作没有任何起色,连她自己的生活都陷入了困境。

这种暑伏天气,想喝西北风都是奢望。沈婷自嘲一笑,双眼中有点迷茫。

沈婷今年26岁,名牌大学毕业。

才貌俱佳的沈婷毕业后考上了公务员,本想在官场做出点成绩的,结果却遭到了父母的强烈反对。

“26岁的女孩子,年轻不了几年了。所以要趁着自身条件最好的时候选择一个如意郎君,一辈子不吃苦。”

沈婷觉得嫁人为时过早,而且父母看重的那个人风评也不是很好,在市里声名狼藉,除了有钱之外可以说一无是处。

“只要跟他结婚,凭他家的势力,你以后的仕途绝对平步青云,否则你早晚会变成一个碌碌无为的小职员。”

“不靠别人,我自己也能做出一番成绩。哪怕去全市最穷的村子,一年之内我也能让这个村子发展起来!”

面对父母的劝说,心高气傲的沈婷并不认同他们的观点。

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同时也为了远离父母的唠叨,沈婷真的找朋友托关系到了清水川。全国重点贫困县的贫困乡的贫困村,这里已经好几年没有村长了。

到了这个村之后,沈婷才颓然发现,好歹也是经济强省,怎么会有这么穷的地方?

整个村子的人一直都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发展经济根本就是奢望。

据说两年前才通了电和电视信号,手机到了村里基本上就成了一块手表,想打个电话要么爬到村委会的房顶,要么跑到山上。

清水川通往外界的山路超过了四十里地,好几重山的阻隔,道路是村子发展的最大阻碍。

沈婷来到第二天就打了份修路的书面报告递交给上面,但是却石沉大海,到现在还没回信。

其实她自己也清楚,这条路修建起来好几百万,县里缺少资金,是不会为了一百多户人家的小山村修这么一条路的。

理了一下垂落下来的发丝,沈婷开始统计全村的人口与可耕种土地的面积。

说的一年做出成绩,但是现在这状况,怕是再过十年也是这个样子。

清水川,你的出路在哪里呢?

夏杰走到村外的时候,看着眼前这个与八年前毫无二致的村庄,心里有点发苦。自己的村子,难道真没有发展前途了么?

夏杰对清水川极有感情。他从小没娘,十岁时候老爹也病逝了,他是吃着百家饭长大的。

这也是为什么十八岁的时候村长让他进部队,因为在村长看来,夏杰头脑聪明,身强力壮,到部队不说能学到多少本事,最起码他饿不着了。

这孩子从小都是村里的大胃王,太能吃了。

走进清水川,踩着脚下的青石板路,夏杰有种重返十八岁的错觉。

按照记忆找到自己家的那处院落的时候,夏杰发现自己的家已经成了一片废墟。

八年没住过人的茅草房子,再结实也会腐朽坍塌。

夏杰卸下背包,然后开始收拾房子。折断的木梁,坍塌的墙壁,这些都需要夏杰重新修整。

这是自己的家,以后要长时间住在这里了,没有个像样的房子实在不行。

几个小鬼头探头探脑的在路口看到这一幕,当即转身向村委会跑去。

“村长姐姐,有外人来咱们村儿偷东西了!”

沈婷走出办公室,看着满头大汗的几个小鬼头捂着额头说道:“谁会跋山涉水的到咱们村儿偷东西?是不是那些驴友来了?”

沈婷刚上任的时候,群外来了一群驴友,在村里买了一些吃的之后便随即离开,那些人的阔绰让村里人着实吓了一跳,沈婷很有印象。

好奇归好奇,沈婷还是整理一下衣裙,跟着这群小鬼头向外面走去。

当高跟鞋踏在青石板上那清脆的响声逐渐接近的时候,夏杰眯着眼打量着眼前的这个女人。

身材高挑,凹凸有致,皮肤白皙,面容姣好身材匀称。那短裙下的两条光洁的白腿,没有一丝赘肉,显得性感且有活力。

夏杰在心中一叹:95分!村里居然也有这么高质量的美女了?

想到这里,夏杰继续收拾房子,早一天弄好,他就早一天不用露宿街头。

沈婷看到原本村里没人居住的院落中突然多了个年轻人,在惊讶的同时也不由得紧张起来,难道这人是来寻宝的不成?听说有些歹人喜欢到深山的村子里找古董之类的东西。

她看着夏杰问道:“请问你在找什么?我是清水川的村长,有什么事情请跟我沟通,不要私自动村里的财产。”

夏杰一听当时就笑了:“我们家的院子什么时候成村里的财产了?我叫夏杰,是这个村里的村民,你可以去打听一下问问。”

沈婷上前一步:“你先住手,我先确定一下你到底是不是清水川的人。”

夏杰愣住了:“我说,这地方是我从小到大生活的地方,你要确认赶紧去,别耽误我干活儿。”

说完,夏杰继续清理地上的废墟。

沈婷二话不说就要上去阻拦他,结果不小心踩在了一块松动了的砖头上,脚下一空,便摔倒在了地上。

“唉哟!”沈婷发出一声惊呼。

看到沈婷摔倒,夏杰赶紧去扶,结果抓着沈婷的手刚一用力,就听到“嘶”的一声,沈婷的短裙便被扯开了。

眼前两条洁白的大腿叉开着,露出了里面黑色的蕾丝内内。夏杰眼尖,当时就看到了从内内里面窜出来的黑色“线头”。

卧槽!赚大了!

夏杰当时就感觉到了一股燥热从小腹直冲脑门。当兵三年,母猪赛貂蝉,夏杰可是在部队生生憋了八年的人。

沈婷注意到了夏杰灼热的目光,当即就将双腿闭合:“乱看什么?赶紧把我扶起来!”

第002章 他是个GAY?

在沈婷起身的时候,夏杰才看到沈婷的短裙因为挂到下面一根钉子的原因,后面已经全都扯开。

那包裹着黑色蕾丝的翘臀在开裂的裙布中若隐若现。

沈婷双手捂着自己的裙子,脸色羞红。她从没有想到,会在陌生人面前露出自己最私密的地方。

夏杰干咳两声,面露尴尬:“这个……沈村长,要不你先去换换衣服?”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远处传来了几个村民的说话声。沈婷捂着翘臀一脸羞红:“这……这让我怎么回去嘛?”

夏杰笑了笑,抬手脱下了自己的T恤递给沈婷:“盖在腰上吧。”

其实他这么做是有目的的,以后就要常住清水川了,跟村里人特别是村长打好关系很有必要。

沈婷被夏杰浑身的肌肉惊住了,天哪,身上的肌肉犹如小山一样,这还是人么?

她面带羞红的将夏杰的T恤围在腰间,然后红着脸就向路上走去,恰好此时几个村里的老汉走到了这里。

“沈村长好啊,这么热的天怎么不在屋子里呆着?”

沈婷站在路边,总觉得自己的身子已经被大家看光,她喃喃说道:“村里来了个陌生人,我来看看。”

夏杰看着沈婷害羞的样子心里好笑,当即冲几位老汉说道:“几位大爷,我是夏杰,大家还记得我么?”

那几个老汉面面相觑:“夏杰,那不是夏家那个苦命的娃儿么?小杰子,你回来了?”

说完几个老汉快步走过来,这是村里人共同养大的孩子,他们本以为这孩子出去之后不会再回来,谁知道八年不见,这孩子居然又回来了。

这是心里有清水川这个地方哇,换成那些薄情寡义之人,怕是一辈子都不会再来这里。

几个老汉脸上的褶子笑开了花,扯着夏杰不住的寒暄着。

趁着这功夫,沈婷逃也似的离开了现场,快步向村委会走去。

这个混蛋,既然是清水川的村民为什么到村里不先找相熟的人去拉家常,害得老娘出丑。

老娘可是正了八经的黄花闺女,居然被这个坏小子占了便宜。有肌肉了不起嘛?长得壮就能乱看嘛?

离家八年的夏杰回来了,整个清水川一片沸腾。

现在夏杰壮得跟一个牛犊子一样,特别是185的身高,看上去浑身充慢了力量。在清水川村民的认知中,长得壮就代表着有出息,是个种庄稼的好把式。

夏杰根本没法收拾自己的院子了,那些已经叫不出名字的大爷大妈一脸笑的拉着他问长问短,他这会儿已经换上了一件背心,在陪着自己的亲人们闲聊。

直到日已西斜,村里的张大爷才反应过来。

“咱们小杰现在还没住的地方呢?谁家有空房子,让小杰子先凑合几天。”

夏杰摆手说道:“不用这样,我包里有个睡袋,我在外面住就……”

没等他说完,张大爷就急了:“到咱家还让你露宿,你这不是想让外人戳咱们清水川人的脊梁骨嘛。这事儿你不用操心了,等会儿我看看咱们谁家有空房。”

这时候沈婷走了过来,她也很好奇夏杰怎么住。

王大妈一看沈婷,当即笑着说道:“就让小杰子住村委会就行了,反正就沈村长一个人住,白瞎那么大的院子了。”

沈婷正要反驳,结果看到村里人全都赞成,便只好应了下来。

王大妈冲夏杰狡黠一笑,那意思不言自明。沈婷这个城里姑娘真叫一个好看,正好夏杰现在没家没口的,和沈婷能凑一对儿。

清水川假如能娶个城里的媳妇儿,全村儿都跟着光荣。

夏杰倒是没想这么多,他见沈婷同意,便也不推辞,抓着自己的背包便跟着沈婷向村委会走去,能有房子住的话,怎么都比在外面喂蚊子强。

一进院子,夏杰就看到了晾衣绳上挂着的蕾丝罩罩和内内。

原来这个美女村长喜欢蕾丝啊,有情调!

沈婷顺着夏杰的目光一看,当即就懵了,以前村委会就自己一个人住,所以晾晒衣服就随便了点,没想到又被这个王八蛋看到了。

她快步走过去将小衣抓在手中,然后红着脸一指角落里的一间屋子:“你去那屋睡吧,那里有张床,以前是村里代课老师住的地方。你先收拾,我去做饭。”

夏杰点点头,径自向那间屋子走去。

收拾一下床铺之后,他开始从背包里掏自己的东西。五块军功章,八块奖牌,还有厚厚一叠的照片。

这是夏杰在部队八年的浓缩,每一块军功章和奖牌都代表着鲜血和汗水。

最后从包里掏出来的是一张海报,这是一次任务前,几个战友一起出去去影楼拍的一张照片。

几个血气方刚的帅小伙对着镜头炫肌肉,这应该是当兵的人最喜欢的拍照方式。

不过那次任务过后,海报上活着的人,就剩下了夏杰一个。

夏杰抚摸着这张海报,陷入了沉思,像是又回到了那次惨烈的任务之中。

沈婷烧了稀饭,正准备叫夏杰吃饭的时候,她从窗口的外突然看到夏杰在盯着一张海报发呆。

他的眼睛发红,好像还哭了。

沈婷当即就想笑,一个大男人,居然对着海报上的几个男人哭。

这个王八蛋不会是取向有问题吧?

难道他是个GAY?

对,应该就是这样。好多动漫上都是这情节,五大三粗的男人往往喜欢另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那句话怎么说来着?英雄吸英雄。

想到这里,沈婷顿时松了口气,这个王八蛋居然喜欢男人,那让他看几眼也没什么嘛,反正人家怪可怜的。

沈婷敲了敲窗户,轻声说道:“夏杰,吃饭了。”

夏杰看着餐桌上摆着的咸菜稀饭,顿时就愣了:“你平时就吃这个?”

沈婷不满的说道:“怎么?嫌不好吃?给你说,现在可是提倡健康饮食的,别整天大鱼大肉……”

她还没说完,夏杰就腾地一下站了起来:“我去抓几只田鸡炖一下,你等我一会儿,一个姑娘家,怎么就吃咸菜了呢?”

说完,夏杰拿着背篓向村外走去。村子南边有个大湖,村里人想改善生活的话都喜欢来这边打渔。

路上遇到张大爷的时候,这老汉一听夏杰要去抓田鸡,当即就阻拦他。

“别去了,前几年不知道哪个王八蛋在湖里放了什么小龙虾,现在那玩意儿泛滥了,湖里面现在连鱼都很难找到。”

夏杰一听顿时就馋了:“你们怎么不吃啊?”

张大爷脑袋摇的拨浪鼓一样:“那玩意儿不好吃,苦!”

第003章 “贤惠”的夏杰

清水川处在一个群山环绕的盆地一角。北面是山,南面是个大湖泊,东面和西面是村里为数不多的耕地。

南边的湖很大,估计水域面积超过了千亩。北面山上有泉水形成的小溪,溪水弯弯绕绕的从村子旁边流过,然后注入湖水之中。

清水川怪异的地方就是那条小溪和南面的大湖,溪水常年冰冷,湖水常年不干。不管是冬天枯水还是夏日汛期,湖水一直都保持着一个水平面,不多也不少。

夏杰背着背篓来到湖边,他脱鞋就踩进了湖边的烂泥中。

湖水营养丰富,浮生动植物非常多,这也造就了小龙虾肥美的体格。

这会儿夕阳西下,太阳不再毒热,湖边几乎成了小龙虾的乐园,夏杰一会儿功夫就捉了一篓。这一背篓差不多有六十斤,几乎全都是夏杰双手扒拉到背篓中的。

回到村委会,沈婷正端着碗咽中药一样喝稀饭,夏杰冲她一笑:“村长,别吃了,等会儿我给你做小龙虾吃。”

说完,夏杰就进厨房拿了盆,从篓里面倒出半盆,开始清洗,同时他吩咐端着碗在一边看热闹的沈婷准备大料和葱段、辣椒等物。

曾经在部队因为违反纪律,夏杰被罚到炊事班做了一年的炊事班班长,也就那会儿,夏杰学会了做菜,并且乐不此疲。

当锅里浓郁的香味飘出来的时候,沈婷终于相信,这个五大三粗的GAY居然真的会做菜。

贤惠!

这是沈婷对夏杰的评价。或许他跟他的男朋友在一起的时候,就已经学会了做菜,毕竟想要留住一个男人的心,就得先留住他的胃。

月上枝头,夏杰和沈婷坐在院子中,大快朵颐。沈婷吮着手指上的汤汁赞叹道:“比市里那些专业大厨做的都好吃。”

联想起自己这几个月吃的那些东西,沈婷有点脸红,自己一个女人,居然比不上一个具有少女心的男人。

太讽刺了!

夏杰对沈婷说道:“明天我准备出去一趟,取点钱,把我的房子修建一下。另外就是给这些小龙虾找点销路,毕竟这玩意儿咱们俩吃一辈子都吃不完。”

听了他的话,沈婷忍不住啐了一口。你个死基佬,跟谁说一辈子呢?老娘才不愿意跟你过一辈子呢。

吃过饭后,夏杰打了盆水胡乱冲了冲就回屋躺在了床上,他要细细规划一下以后的打算。

退伍费有好几万,这是他的老婆本,能不动的话就不动。得赶紧找个挣钱的门路,增加收入。

沈婷在夏杰进屋的时候也开始洗澡。农村里没有什么洗澡间,都是夏天晒点水,然后在院子的角落中冲一下就行。

沈婷很怀念自己家里的浴缸,假如这会儿躺在里面舒舒服服的来个泡泡浴该是多好。

脱下衣服,沈婷开始用早已晒热的水清洗自己的身体。不知道为什么,刚触摸到自己身体的时候,沈婷脑子里就闪现出了下午被夏杰看到私密部分的那种感觉。

这种感觉很奇怪,特别是两腿间传来的那种燥热感觉。那个王八蛋,怕是什么都看到了。

想到这里,沈婷的手不自觉的就向下摸去……

院中的水响声将夏杰从思绪中吵醒了,他站起来看着窗外不远处犹如月光女神的人儿,心中很是疑惑。

这女人也太大胆了吧?老子好歹是个四肢健全心理健康的壮小伙儿,就这么明目张胆的让我看光身子,就不怕老子化身为狼人么?

月光下的沈婷身材若隐若现,不过这更吸引人。夏杰低头看着早已暴怒的“小杰”:“苦了你了。”

沈婷洗过之后才想起,院子里现在多了个男人,自己居然大咧咧的在院子就这么洗了起来。

她裹着浴巾赶紧跑进屋子里。该死的,那个王八蛋肯定把老娘给看光了。

沈婷感觉浑身都是热的,她从没想到自己会在陌生人面前居然会这样,她不住的安慰自己,他是个基佬,他是个GAY,他刚才肯定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沈婷看到夏杰的时候,依然有些不好意思,夏杰倒是神色正常的做饭。

昨天见识了沈婷的厨艺之后,夏杰主动就将做饭的任务揽了过来,自己早起一会儿不算什么,只要不让自己的胃被蹂躏就行。

龙虾肉与大米熬制的虾肉粥,配上葱花饼,这是沈婷早起在餐桌上看到的美味。

夏杰对沈婷说道:“等会儿我去市里,锅里炖上了小龙虾,应该够你中午吃了,你别忘了停火就行,晚上等我回来给你做好吃的。”

沈婷看着夏杰问道:“好吧,家里油盐酱醋都快没了,你记得捎一些过来。”

夏杰点点头,然后匆匆吃了饭就换上迷彩服背上背篓向村外走去。他在部队经常性的搞野外生存训练,这点儿山路对于夏杰来说,犹如散步一样轻松。

两个小时之后,夏杰坐上了去市里的公交车。

牧野市夜市一条街上的三姐小龙虾店里,一个三十来岁的妇人正坐在柜台里面。

她身材妙曼,身姿绰约。

不过这会儿正皱着眉头在发愁,那攒眉微皱的样子,让每个见到的男人都为之心疼。

她发愁倒不是因为生意不好,而是生意太好了。之前采购的小龙虾已经见底,但是供应小龙虾的人却以此要挟涨价,否则以后就断货。

这家供应商的小龙虾其实全都是饲料速成的,肉质不好不说,口感也很差。也就凭借家里的秘方,才使得回头客不断增加。

那些小龙虾的价值,这妇人心里一清二楚的。但是对方似乎吃定了自己的心思,一直咬着价格不放,让她很是气恼。假如自己男人还在的话,哪会轮得到这些人在老娘面前耀武扬威?

但是不采购的话,现在库存的小龙虾也就够一天的量,再不进货,这家店的招牌就砸了。这或许也是几家竞争对手最想看到的结果。

就在这个时候,夏杰背着背篓走进了三姐小龙虾的门店里。

在路上夏杰就问清了本市最好吃的一家小龙虾店是三姐小龙虾,所以他没做停留就走了进来。

“请问,你们这里收购小龙虾么?我带了样品过来,你们可以先试吃再谈价格……”

第004章 尤物老板许香琴

那妇人本来很高兴,但是一看夏杰身后背着的背篓,顿时就失望了,这点儿小龙虾,还不够一轮客人抢的。

不过这会儿能有人主动来卖自然是极好的。

这妇人当即客气的说道:“小兄弟,我们这里收小龙虾,不过得看质量谈价钱。”

夏杰打量着眼前的妇人,店里用这么妖娆的伙计,怪不得生意会那么好。

他放下背篓说道:“你们老板呢?让他出来看看货,不行的话我去别家问问。”

这妇人当即笑道:“小兄弟,我就是这家店的老板,我叫许香琴,你可以叫我三姐。我看看你的小龙虾如何,假如质量好的话我的店就一直用你的小龙虾。”

说完之后,她便走过来弯腰翻看着篓里的小龙虾。

夏杰很惊讶这位漂亮的女人,她居然是这家店的老板。

谁说漂亮女人都是花瓶?

站在许香琴身后,抬头抬头就看到了近在眼前的蜜桃巨臀。

配合那盈盈一握的细腰,夏杰顿时就扯旗了。

这身姿,也太霸道了吧?

顺着臀逢,夏杰看到了这女人裙子中一条鞋带一样的凸痕。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省布神器,小丁?

感觉到了身后异样的目光,许香琴才转过身子。

她早已经习惯了这种目光,不过这感觉还是让她有些害羞。

昨天逛内内店,鬼使神差的就买了这么一件看上去犹如鞋带做成的小内内。

今天换上去的时候,总觉得下面凉飕飕的像是空无一物,这也是她今天一直坐在柜台里的原因。

直起身体,许香琴抓着手中依然活蹦乱跳的小龙虾大喜过望。

这小龙虾外壳坚硬,跟那些一按就凹下去的速成品完全是两码事。

加上这超大的个头,这些小龙虾简直就是小龙虾中的极品了。

她转身看着夏杰问道:“小兄弟,你这样的小龙虾有多少?每天能给我提供多少?”

夏杰一愣,旋即说道:“这个我也不敢保证,这是我在我们村子外面的湖里捕捉的,那边小龙虾倒是多得很,只是能抓多少我自己心里也没谱。你需要多少?”

许香琴看着眼前壮实的夏杰说道:“我们这家店,每天的消耗差不多在一百斤以上。当然了,你隔一天送两百斤也行。”

夏杰想了一下,一二百斤自己送来确实没什么问题,只要买个独轮车,带一二百斤运送东西还是很轻松的。

他看着许香琴问道:“那价格怎么说?”

许香琴放下手中的小龙虾,恢复了她生意人的精明本性。

“我之前收购的价格是二十一斤,死了的不算重量。小兄弟,你觉得这个价格怎么样?”

夏杰哪知道小龙虾市场的价格走势,听到许香琴这么说,便想要答应下来。

正在这时,店外面突然走来了几个人。

为首一人又黑又胖,敞着胸口,露出了里面浓密的护心毛。

他刚进来就对着许香琴问道:“许大老板,想清楚了没有?你要是再不进购的小龙虾,这家店的招牌就砸了!”

许香琴不急不缓的说道:“对不起,你的价格我实在是难以接……”

她话还没说完,这个黑胖子就看到了面前盛放着小龙虾的背篓。他眼睛瞪的溜圆:“臭小子,这是你带过来的小龙虾?”

夏杰看着他点头说道:“这是我带过来的,让三姐打打眼。”

这人一脚将夏杰的背篓蹬翻:“小逼崽子?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不知道牧野市所有的小龙虾被我垄断了么?你的虾有多少?十五块钱一斤我全包了。”

背篓被踢翻,里面的小龙虾淌了一地,在地上不停地爬着。

夏杰看着那个黑胖子很平静的道:“给我捡起来。”

这黑胖子嘿嘿一笑:“什么?你小子是不是皮痒痒了?”

许香琴觉得夏杰挺实在,怕他挨打,便上前拉他。

“算了小兄弟,你这有多少斤?等会儿姐姐把钱给你。”

夏杰笑了笑:“这不是钱的问题。”

许香琴无奈,转身对那个黑胖子说道:“那样吧,你们的小龙虾我再要一千斤,你们走吧,别在我店里闹事。”

这黑胖子色迷迷的瞅着许香琴说道:“让我走?今晚陪我一夜我就走,哈哈……啊!”

他还没笑完,夏杰的拳头就抡在了他的脑袋上。

接着,夏杰一个过肩摔就将他从店里扔了出去。

剩下几个人转身想走,也被夏杰一脚一个的踹了出去。

打完之后,许香琴哭丧着脸对夏杰说道:“小兄弟,你干嘛这么冲动呀?你知道他的背景么?”

夏杰笑了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

说完之后,他大步走到门外,那几个人一见到夏杰,顿时傻了眼,转身要跑。

夏杰几个闪身就抓住了几个人的衣领:“把我的小龙虾捡回来!”

说完,把他们推到了店里。

然后夏杰掏出一部早已过时了的诺基亚手机拨了110.

一刻钟后,那几个鼻青脸肿的人将散落在店里的小龙虾全都捡了回来。

几个警察看着夏杰从身上掏出的证件,当即双手递到了夏杰手中。

“兄弟,不简单啊。这几个人交给我们,你不用操心,我保证这几人不会再来这里闹事。”

夏杰笑了笑,将证件收好,没有说话。

世上的不平事太多,他能做的也就是力所能及的管一下。

几个警察带着那几人离开之后,许香琴看着夏杰好奇起来。

这人是谁?为什么那几个警察看到他的证件后毕恭毕敬的?

难道是个微服私访的某二代不成?

许香琴一时拿不定主意,这种人就算结交不上,也不能得罪。

最后她咬咬牙:“兄弟,你的小龙虾我收购了,一斤三十!不过有个条件,你每天都要在中午之前按时送过来,不能误了我的生意。”

夏杰点点头:“没问题,这些你称一下,我还得赶紧回去。”

许香琴没想到夏杰这么好说话,当即就取来电子秤。

一共58斤,总价格是1740元。

许香琴直接递过来了两千块钱:“兄弟,剩下的算是我的定金。姐能不能问你个问题?你刚才那个证件是什么证?为什么警察会对你那么客气?”

第005章 生日蛋糕

夏杰笑着摆了摆手:“那是我的退伍证而已,没什么的。”

对于这个说辞,许香琴自然是不相信的。但是既然夏杰不说,她也不好再问。

夏杰将背篓中的小龙虾全都倒到饭店后面的水池中之后,便告别许香琴,转身离去。

他今天要买好些东西,天黑之前还得赶回去,否则家里那个傻村长估计就要挨饿了。

到车站坐上往镇上的车之后,夏杰就开始盘算手中的钱该怎么花。

在许香琴那里发生的小插曲,夏杰完全没有放在心上。

假如那几个人真咽不下这口气的或者看不清形式的话,夏杰自然会帮他们重新做人。

就在三姐小龙虾店不远的一个小饭店里,几个鼻青脸肿的人坐在角落中,一脸悲愤。

“黑哥?难道咱们就咽下这口气不成?”

那个黑胖子一脸的苦楚:“咽不下又怎样?刚才那位警察可是警告过了,那个人可是天京警卫团的退伍军人,他要发起狂来,徒手就能杀了咱们……”

“黑哥,既然这样,咱们不得罪他就是了。但是许香琴那个骚蹄子绝对不能放过她,白白让咱们损失了不少钱!”

那个黑胖子嘿嘿一笑,眼中闪现出异样的色彩:“对!那个贱人,老子一定要好好收拾他不成。守了几年寡,怕是早就渴得受不了了……”

夏杰到了镇上之后,直接走到镇上的小超市中,买了米面油烟酱醋调料以及各种洗化用品,他的背篓里面几乎塞得满满当当的。

这些买完之后,夏杰又走到渔具店买了一些捕捉小龙虾用的工具。

这是以后挣钱的工具,或许自己的新房子就要靠村外湖水中的小龙虾来挣了。

刚出渔具店,夏杰就看到旁边蛋糕店外面,有几个探头探脑的小鬼头在盯着里面的蛋糕看。

夏杰笑了笑,仿佛看到了小时候他偷偷到镇子上盯着眼花缭乱的美食发呆的样子。

这时候,蛋糕店里走出来一个四十多岁的女子,指着那几个小鬼头就骂:“有钱就买,没钱赶紧回家写作业!拿几块钱就想买我们店里最好的蛋糕,真是可笑!”

夏杰皱了皱眉,便走了过去。

“几个小孩子来看你们店里的蛋糕都不让看,你是不是太霸道了?”

或许是夏杰长得太壮的原因,蛋糕店里面的那个女人对他解释道:“这几个小孩儿说他们老师生日,想要给他们老师买蛋糕,但是他们就拿几块钱来,我真的没法卖给他们,我们开这店挣的也不多……”

夏杰摸着一个小鬼的脑袋问道:“你们老师今天过生日?”

那个小鬼点点头:“我们王老师今天过生日,但是她生病了,我们想给她买个蛋糕,让王老师早点好起来,可是我们没钱……”

正说着,几个小鬼都低头哭了起来。

夏杰心里一暖,现在这样懂事的孩子真是不多了。

他看着蛋糕店里面的那女人问道:“他们要的蛋糕多少钱?我替他们掏钱。”

那女人完全没想到夏杰会这么大方。

她扭脸看了看那几个小鬼相中的蛋糕:“我也不多要你们的钱,给一百块钱的成本价就行。”

夏杰掏出钱就递了过去:“赶紧给他们做吧,这么热的天,这几个孩子别中暑了。再给我来点点心,挑女孩子喜欢的那些,我正好给家里带一些。”

说完他又掏出几块领钱递给一个小鬼头:“你们去买个冰棍吃。”

他刚说完,一个小鬼头就拉住了他的衣服:“叔叔,要不你给我们写个字条吧,要不我们王老师肯定会以为我们偷了家里的钱。”

夏杰莞尔一笑,这个王老师看来平时挺严厉的。

从蛋糕店里借了纸笔,夏杰抬手写道:“德育比智育更重要!祝王老师生日快乐,身体健康!”

放下纸笔,蛋糕店里那女的凑过来一看,顿时赞叹道:“这字真漂亮,你是老师?”

夏杰摇了摇头:“我只个农民而已。”

说完,他便拿着自己买的甜点离开了蛋糕店。

从杂货市场买了一辆山区专用的独轮车之后,夏杰便推着车子往山上而去。

翻过去前面的两座山,就是清水川了。

背篓放在手推车上,这小车因为用的是充气轮胎,倒是省力了不少。

当夏杰推着手推车来到村里之后,他车上琳琅满目的商品吓坏了正在村委会院中洗衣服的沈婷。

这女人看着夏杰问道:“你……你抢钱了?怎么买这么多东西?”

夏杰看了她一眼,然后说道:“那些小龙虾外面大量收购,等会儿你就招呼大家去湖边捕捉小龙虾,明天我还得去给人家送。”

说完夏杰从手推车上拿出一大壶洗衣液递给沈婷:“给,不伤手的洗衣液,先凑合着,等回头我给你扛过来一台洗衣机。”

沈婷拿着洗衣液,美滋滋的问道:“哟,咱们夏老板果然是发了大财,这么殷勤,是不是有什么图谋?”

夏杰嘿嘿一笑:“你是村长嘛,难得咱们住这么近,我得抓住机会好好巴结一下。对了,还给你买了别的东西。”

说完,夏杰从背篓里又翻出了沐浴露、洗发水以及超市营业员推荐的什么洗护美白套装。

看到这些东西,沈婷突然有种要流泪的冲动。

自从赌气来到清水川之后,她就过上了半原始的生活,每天洗澡连香皂都不舍得用,每天洗脸更是用凉水一抹了事,从没有敢想过有闲钱买这些。

沈婷看着高高壮壮的夏杰,心里甜丝丝的。

自己的这个“姐妹”还挺懂得照顾人,看来以前跟她的男朋友在一起的时候没少伺候他的男朋友。

想到这里,沈婷又有点哀伤,这么一个男人,为什么就是个基佬呢?

夏杰很满意沈婷的反应,他从背篓里掏出一个精致的纸袋,然后对着沈婷晃了两下:“这是给我们的美女村长的小礼物,喜欢吃什么,明天来的时候我多买点。”

沈婷看到是甜点之后,不自觉的就咽了一下口水。

她想接又觉得不好意思:“你……挣钱不容易,你得攒着。乱花钱的话,这辈子都没人愿意嫁给你……”

说到这里,沈婷突然停住了。

这货是个基佬,他就算找对象也会找个爷们儿。

怪不得这么败家!

第006章 我全要

村委会的大喇叭响了起来,里面传来了沈婷甜美的嗓音。

“清水川的所有村民,马上到村委会来开会,有紧急情况!”

平时村里的喇叭完全就是个摆设,今天好像是第一次响。

这会儿是农闲时节,村里人都在三五成群的闲聊,或者打扑克,听到大喇叭里面的广播,便三五成群的来到村委会,想知道这所谓的紧急情况是什么。

“小杰子,怎么突然响起广播了?有什么事情么?”

张大爷看到夏杰站在人群中央,有点好奇的问道。

夏杰对张大爷说道:“有个大好事儿,等其他人到齐了我再说。”

村里人来的很快,等所有人都到齐的时候,沈婷冲大家摆手,示意大家安静一下。

“各位乡亲,咱们村外湖里的那些小龙虾夏杰已经找到了销路,今天就是通知大家一声,夏杰现在在村委会收购小龙虾,每斤20块钱。大家想挣钱的话就去抓小龙虾吧。”

沈婷的话音刚落,村里人就好奇起来,湖边那些小龙虾居然有人要?

“小杰子,这事儿是不是真的?你不是被人骗了吧,那些东西又不好吃,怎么卖这么贵?”

夏杰对他们说道:“大家不知道吧,这小龙虾在城里可是非常受欢迎的,他们一份也就两斤吧,饭店里就卖一百多,而且供不应求。”

“我昨天捉了将近六十斤,卖了一千多块钱。大家想挣钱的话,现在就回去拿东西,咱们一起去捉。”

对于夏杰的话,村里人还是深信不疑的,毕竟这是自己村里人照应大的孩子。就算不给钱,帮他捉一些小龙虾也不是问题,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全村人除了一些年老和带着小孩儿的人没有参与之外,其他人全都发动了起来。

夏杰本来想过去也捡一些的,但是现在湖边全都是人,他不好意思去跟这些人抢。

等到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大家才在夏杰的催促声中结束了捕捉行动。

来到村委会,所有人挨个儿过秤。

沈婷请村里几个德高望重的老人把秤,这样既显得公平,又避免了夏杰亲自动手也产生矛盾。

山里人实诚,抓的小龙虾都放在篓里面空水,生怕夏杰明天卖不出去。

所有的小龙虾都分量十足,来回爬着试图返回有水的地方。

直到夜幕降临,才算是将全部的小龙虾过秤。

等沈婷计算出分量的时候,忍不住惊叫一声:“四百五十斤,这是不是太多了。明天你要是卖不出去怎么办?”

夏杰想了想说道:“没事,我再去多跑几家,反正这东西夏天根本供不应求,我不信卖不出去。”

俩人都累坏了,不过现在饭还没吃,夏杰只好强打精神去做饭。

与此同时,牧野市小吃街的三姐小龙虾店外面,灯火通明,摆放的桌子一桌挨着一桌,就这样,依然有大批食客在寻找位置。

许香琴擦擦头上的汗水,一脸微笑的招呼着食客。

“咦?今天的小龙虾个头好大。大家赶紧开动,来值了嘿!”

许香琴旁边一张桌子上刚端上小龙虾,一个食客就发现了小龙虾的与众不同。

许香琴还没来得及招呼,旁边一张桌子上的熟客就开口了。

“三姐,今天的小龙虾真棒!个头大不说,味道也极好,外面的辛辣鲜香与鲜嫩爽口的虾肉完美结合,你们是不是有什么秘方?”

许香琴笑了笑:“我们换了家供应商,这些小龙虾全都是野生的,不带任何饲料。大家要是喜欢的话,可以多吃一些。从今天起,以后我的店里全都是这种小龙虾。”

“既然三姐这么说,那咱以后天天来!三姐可别嫌烦啊。”

许香琴笑着说道:“怎么会呢,只要你想吃,小龙虾敞开了供应!”

整个夜市摊人满为患,有好些食客在尝了小龙虾之后,都掏出手机给自己的好友打电话,邀请他们一起来吃。

许香琴看着眼前的景象,忍不住笑了起来。

今天无意中收购的那些小龙虾,果然受到了追捧。不过就是太少,根本不够这一夜卖的。

明天,希望那个人别误了自己的生意。

一想到夏杰,许香琴就想起了他偷瞄自己翘臀的样子来。

明天一早就打电话催他过来,虽然不知道他的背景,但是既然能让警察毕恭毕敬,绝对有两把刷子。

假如他能帮自己一把,自己一个女人怎么还会如此辛苦。

大不了自己把身子给他就是了。这么棒的小伙子,那方便绝对不会太差。

一想到这些,许香琴就觉得两腿间一凉。

又湿了。

夏杰吃了饭之后就洗了洗回到了屋子里。

他这边刚关灯躺在床上,窗外的水响声再次传来。

夏杰很苦恼,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意思呢?是大大咧咧的性格还是对自己图谋不轨?

他悄悄起身,就看到了外面月光下的那匹练一样的肌肤。

夏杰感觉到了自己身体某处变得坚硬起来。

这妖精,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躺在床上,夏杰苦恼的蒙上毛毯,明早还得起床呢。

天蒙蒙亮的时候,夏杰就起床了。他给沈婷做了早饭之后便将那些昨晚已经装在袋子里的小龙虾码在了手推车上。

四百多斤的重量,让这台手推车都吱呀吱呀的响了起来。

山路不平,他咬着牙推着这台手推车。

太大意了,这么多小龙虾绝对是自己的极限,假如再多的话,得找个村里人帮忙了。

这次四百斤,明天怕是会更多。

再找几个人帮自己运到山外的路口,这样自己找台车就能拉走。

当夏杰满头大汗的推着手推车走在山路上的时候,他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小兄弟,你今天能不能过来?姐的生意可全指望你了。”

夏杰一听就猜到了这是许香琴尝到了这些小龙虾的甜头。

他笑了笑说道:“我现在正在往山外赶,等会儿在路边找一台货车就能给你运过去。”

许香琴一听来了精神:“你运了多少过来?多的话,我开车去接你。”

“毛重四百五十斤吧,这是我发动村里人给捉的,假如你要不下的话,我就……”

许香琴一听有这么多小龙虾哪还坐得住:

“我全要!说你的位置,我马上开车过去!”

由于篇幅限制,本次连载仅到此处,后续更多精彩内容请长按下方二维码继续阅读点击左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年费更划算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