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美容美发用品批发联盟

20180525是也非也之有人说by米罗

JUSTradiostation2019-04-07 06:58:47






1

作为理发店学徒,小杰最近面临了一个业绩考核。

是这样,美容店和理发店里面的学徒或者实习生,都是有个会员卡业绩考核指标的,店里面有个榜单,榜上记录谁推销出去的会员卡最多。

而且是末尾淘汰制,这个月推销会员卡最少的人就没工资。这就是为什么大家坐进理发店,洗头小弟就会唧唧呱呱开始和你谈人生谈理想谈哲学,最后说客人我们最近办会员卡有优惠活动我念给你听……

 

小杰已经连续两个月一张卡都推销不出去了,这老实孩子人高马大,就不像干这行的气质。他师父不给他好脸色看,女客户都不让他接待,本事也不教。小伙子每天在洗头台替男客人洗头,可怜兮兮的:先生,你要办会员卡吗?我们最近有个会员活动……

客人摆手:不要不要!

小杰就不说话了,等下一个。

小杰:先生,你要办……

客人:不要不要!

下一个。

小杰:先生,你……

客人:不要。

下一个……

 

就这么干到天黑,小杰又一张卡没推销出去。一般到了九点十点,女客户来的就比较多了,全指名自己喜欢的造型师。小杰没客人要接待,只能蹲在地上扫头发。

扫没两下,师父喊他。有个男客人来了。

小杰一看门口,来了个穿黑毛衣的小年轻,就十七八岁样子,头发有点长,人瘦瘦白白,像个学生。

小路很静,孤独很深


2

小杰把人带到洗头台:先生,你要办会员卡吗……

客人淡淡扫了他一眼:你这个问句,应该还有其他附加条件的。没看到附加条件,怎么能打逻辑定义。

小杰虎躯一震。

客人:而且我第一次看见上来就推荐会员卡的,不聊聊人生聊聊理想。

小杰:啊,那先生你的人生理想是……

客人:你还是继续推荐会员卡吧。

客人的要求是染发,小杰屁颠屁颠去调染发膏。等染发的时候,客人居然打开了一台笔记本电脑开始打字。

小杰赞叹:哇,客人您是个作家啊?

客人:……你看这屏幕上有中文字儿吗?

小杰:卧槽,还是个外文作家!

客人不说话了,完全无视了他的存在。

小杰替他刷染发膏:客人,其实你办个会员卡,染头发会便宜点,你住在附近吗?要是常来……

客人:你是不是卡推销不出去,这个月垫底了,没奖金了?

小杰:我们直接扣工资。

客人:真是黑心啊。

客人染完了头发,带着电脑走了。小杰绝望地扫着头发,等待这个月再被扣光工资。


醉,是那一低头的温柔


3

隔了一个月,客人又来了,要换个染发颜色。

客人指名了小杰。

小杰第一次被指名,战战兢兢过去:您好,我们这的会员卡……

客人敲着键盘懒懒地问:一百三十多张会员卡还不够你冲业绩吗。

小杰:我的妈你怎么知道?!

客人翻白眼:改个数据而已,多大事。

不过嘴上说:我瞄到你们办公室里面的业绩排行榜了。

他的手在键盘上撸过,小杰名下又闷声不响多了五张会员卡。在他眼里,理发店的这个会员系统,简直和鸡蛋壳差不多,三秒钟吧。

 

这个客人看上去像个高中生,也不知道学校禁不禁止染发。

小杰:客人,怎么称呼啊?你第二次来了,算老客人了。

客人说:叫我小黑就行。

客人挺白的,结果外号居然是小黑。

小杰:小黑啊,你读几年级了呀?高二?高三?

小黑:我不读书了。

小杰啊一声,心里一紧。他也是高中时候家里就没钱供着读书了,早早出来当学徒打工。

这样一想,顿时就多了些同病相怜之心。

 

小杰:我悄悄告诉你哦,理发的钱啊,我偷偷帮你去掉了,帮你省点钱,你也挺不容易的。

 

小黑虽然面无表情,但是手又撸过键盘,把五张会员卡后面加了个零。

希望自己,做一棵轮回的树


4

又过了一个月,小黑又来了。没啥变化,染的头发颜色要换。

又指名小杰。

小杰:小黑你来啦,晚饭吃了没?我这有点外卖。

小黑人更苍白了,眼睛下面一圈黑:吃不下。

小杰:你脸色不好啊。染发膏其实对人体不好的,身体不舒服最好别染了。

小黑:我染发不是为了好看。

 

染头发不是为了好看那是为了什么?小杰忧心忡忡替他涂染发膏,看这小弟眼睛里都有红血丝了。小黑的头发很晚才染完,一个人晃晃悠悠出去了。

小杰看了眼衣柜:哎,小黑,你外套忘拿了!

他抱着外套冲出去,看见小黑走到路口,正要追上去,那人便晃了晃,昏了过去。

小杰连忙把人抱起来,一摸脸,烫得吓人:你发烧了,我送你去医院吧?

小黑默不作声,就是摇头。

小杰:要不送你回家?你家在哪啊?

过了老半天,小黑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张门卡。是附近宾馆的,看来他目前就住那。

 

小杰扛着他冲到了宾馆,一看,居然是五星级的,前台小妹标致得像林志玲,看到一个大老爷们霸道地扛着小青年进了电梯,神色有点紧张。

小黑一个人住着个大号套间,刚才小杰在电梯里看了眼价目表,这地儿五千一晚上。屋里没啥行李,搁着两台电脑,还有一堆不知道干啥的设备。

小杰忍不住伸手戳了戳一个圆形的设备,特别可爱,像个闪亮亮的球。结果不知道戳中了啥键,球的灯一下子暗了。

小黑不知道啥时候醒了,阴森森说:别瞎按。

小杰吓了一跳:我我我不知道按了啥,灯不亮了,没啥要紧的吧?

小黑摇头:没啥。

 

是没啥要紧的,也就碰掉了一条国际空间站的卫星通讯线路罢了。


光阴,静好如初


5

小黑烧得脸通红,但就是不肯去医院。小杰实在不放心,只好每天去宾馆照顾病人。

小年轻用被子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不许和别人说我在这,不管谁来问。

小杰点头:好啊,但你要好好吃药。你是不是和家长吵架了,离家出走了?

小黑抱着一台笔记本电脑睡觉了,不理这人。

小杰叹气,现在的孩子啊,都有网瘾,睡觉都要抱着台电脑。

 

不过客厅桌子上还放着台电脑,桌面上干干净净,小杰趁着小黑睡了,用这台电脑看起了网文,下起了页游。这台电脑好像不太被用,挺新的。

 

有天下班,小杰带了块蛋糕去宾馆。他生日了,拉小黑一起庆祝庆祝。这还是他第一次正儿八经给自己庆祝生日。

小黑吃着蛋糕,没说啥吉利话,还是闷闷的坐在电脑前打键盘。

过一会儿,小杰看网上突然有紧急新闻,连忙拉小黑一起看。

小黑:新闻有什么好看的。

小杰:卧槽,据说国际空间站被黑客干了,开始播放生日快乐。

小黑:有意思吧?

小杰:有意思有意思。

小黑打了个哈欠:有意思就好。

 

小黑其实也是第一次,和人一起庆祝生日。

 

这个月,小杰又一张卡都没推销出去,但不知为什么,电脑记录显示他一共推销出去三百多张会员卡,老板都惊呆了,直接把他升成了副店长。

他下了班,正准备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小黑,店里就来了两个穿黑西装的铁塔一样的汉子。两人不知道和老板说了啥,就让老板把店里其他人都轰出去了,连门都关上了。

小杰不认识这两人,但这两人上来就问:是X杰吗?

小杰点头。

汉子说:我们是国际网络信息安全部的警官,请和我们走一趟吧。



光阴,静好如初


7

小杰被人从审讯室里踹了出来,他回去找小黑,小黑已经不在宾馆了。

也不知道两个人啥时候还能再见了,警察肯定盯着他的一举一动,就算他拉完屎扔掉的纸,可能也会被回收检查上面有没有什么机密代码。

虽然是副店长,不过他还是继续跟着师父学手艺,毕竟吃这一行饭的。

每天,小杰替客人洗头,染发,日复一日地念叨:先生你好,你要办会员卡吗?

客人也千篇一律:不要不要!

 

小杰有的时候会想起小黑那天晚上过来,说要谈谈人生谈谈理想然后再推销。但其实自己没什么人生和理想好推销出去地。

 

过了将近一年,有一天营业前,老板忽然把所有人聚到一起,说,这家店自己准备卖了。

难免的,经济寒冬,生意不景气。大家正叹息,老板却说:待会儿新老板就会来了。

居然不是倒闭,而是被人收购了。

门一开,从门外进来了个穿黑T恤的小伙子,二十左右的样子,神色懒懒的,走进来的时候还在玩手机。小杰一看他,整个呆住了。隔了一年,小黑长高了些,还是那副瘦瘦白白的样。

小杰:你你你……

小黑打了个哈欠,万年没睡醒的样子:行了,我是你们的新老板,自我介绍一下,叫我小黑就行了。

大家鞠躬:老板好。

小黑点点头:嗯,总之,我说一条新规矩。从今天开始,禁止再和客人推销会员卡。

 

不过没用,洗头小弟早已习惯成自然。小杰替人洗头的时候,还在不由自主地说:先生,你要办会员卡吗……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