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美容美发用品批发联盟

怀疑亲妈和大师有过一段,她居然把埋了28年的尸体从坟里刨出来了...

英国时报2018-11-15 10:14:51


西班牙时间的20号晚,位于北部加泰罗尼亚大区的菲格雷斯的达利戏剧博物馆被众多记者和游客围得水泄不通。




这么多记者聚集到艺术大师萨尔瓦多·达利Salvador Dalí的个人博物馆,很多人好奇难道是因为达利有什么新的作品被找到了吗?


其实不然,真正的原因会让人大跌眼镜,记者们在等待的是——达利本人,也就是从他的墓穴中挖出来的遗体。



出生于1904年5月11日的达利,与毕加索和米罗一同被认为是20世纪西班牙最有代表性的三位画家。


他的作品也深受两位前辈的影响,随后他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超现实主义风格。



记忆的永恒,1931



圣安东尼的诱惑,1946


除了超现实主义的画作,达利本人也十分有趣,他留着的胡子成为了他个人的标志。



此外他将自己的的绘画艺术与电影、雕塑和摄影艺术接轨,促成了与影像艺术家的丰富合作。



Dali Atomicus, Philippe Halsman, 1948


达利在生命的最后的几年里,因为身体原因,一直在家中休养。在1989年1月23日,达利因为窒息性心脏病在家中去世,享年84岁。


在去世之后,达利被葬在了自己个人博物馆的地下室中。



在地下室的另一端,就是达利小时候受洗和初次领取圣餐的圣皮尔教堂,并且离他出生的地方也仅有三栋楼远。



这个地方见证了达利的诞生,也目送了他的离去。按理来说这是非常好的一个轮回。


但在20号晚上八点,载着法医和司法人员的面包车停在了博物馆的门口,他们穿过记者的身边进入到了博物馆内部。


因为墓穴上覆盖的石板比较重,所以需要将机器运往地下室协助,帮忙开棺取尸。



预备用于临时放置遗体的棺材也被抬进了博物馆里。


在经历了一个多小时后,工作人员从博物馆出来,表示经过防腐处理的达利遗体保存的非常好,所以DNA的提取也很顺利,随后将会送往马德里。




为何西班牙政府执意要大费周章的将达利的遗体从坟墓里弄出来提取他的DNA?


这个故事要从一位名叫玛利亚·皮拉尔·艾贝尔·马丁内斯Maria Pilar Abel Martínez的女士说起。



皮拉尔是一位居住在赫罗纳的61岁的塔罗牌占卜师,因为常常在当地电视台的节目出现,所以当地人都很熟悉她。


据皮拉尔自己所说,在8岁以前她一直都对自己身世没有什么疑问,自己的父母都是为富人家工作的人。



但在她8岁的时候,她的外婆告诉她了一个天大的秘密,当两人一起走在菲格雷斯,也就是达利家乡的路上时。


她们看到了达利的一副画像,皮拉尔的外婆指着达利对她说:“这是你的父亲。”



那时候的皮拉尔感到十分难过,但是并没有向母亲询问,而在过了50年后,她才向母亲寻求真相。


但这个时候,她的母亲已经无法回答她了,因为母亲已经患了阿尔兹海默症多年。



但皮拉尔对外婆所说的话一直深信不疑,在2006年,她向西班牙财政部以及加拉与达利基金会说她是达利的亲生女儿。


为什么要向专门告诉这两个部门呢?因为正是这两个地方管理着达利所有的财产,在去世之前达利就表明将自己所有的画作、财产都捐给西班牙王国。



在没有受到重视后,皮拉尔开始上各种各样的节目,接受各种媒体的采访,讲述她母亲和达利的故事,确定自己是达利的亲生女儿。


众所周知,达利作品的灵感总是来自他的妻子——加拉Gala,在1929年的时候,他就深深的爱上了加拉。



而在加拉正式嫁给达利前,她和法国诗人Paul Éluard的有过一段婚姻,并且两人育有一个女儿。


但在达利和加拉的婚姻里,并没有孩子。两人结婚后一直都生活的非常开心,在世界各地进行艺术创作,参加各种活动,直到加拉在1982年去世。




而在皮拉尔的故事中,她母亲和达利的情史发生在1955年,那时候达利夫妇刚从纽约回到西班牙,决定定居于里加特港。


皮拉尔的母亲那时25岁,成为了达利夫妇的佣人,那时候达利已经是一位世界级的艺术大师。


也就是在那一年,达利和皮拉尔的母亲之间开始了一段婚外情,两人偶尔会独自呆在一起。


而在发现自己怀孕后,皮拉尔母亲马上找到了一位29岁的男性结婚,并在1956年2月1日生下了皮拉尔。



2007年,皮拉尔向法院提出诉讼,她认为身为达利亲生女儿的她有资格继承达利的遗产。


如何证明自己的身份呢,母亲因为阿兹海默症什么都不知道,那只有通过DNA检测。


或许是因为皮拉尔把事情闹的太大,西班牙国内媒体甚至国际媒体都报道了她的故事,法院最后同意了进行DNA检测。



达利死后曾用石膏在他的面部做过倒膜,倒膜面具上遗留下来的毛发和皮屑成为了本次亲子鉴定所使用材料。


最后的结果是两人并没有亲属关系,但皮拉尔不接受这个鉴定,她认为倒膜经过很多人的手,不能完全确定上面的DNA完全来自于达利。


随后达利一位朋友提供了可以进行亲子鉴定的物品,第二次亲子鉴定由一位来自美国的医生在法国巴黎进行。


最后的结果是仍然是两人并非父女,但皮拉尔依旧不接受鉴定结果,声称自己重来没有收到这次鉴定的结果。



亲子鉴定的事儿就不了了之了,但皮拉尔依旧在各处宣称自己是达利的女儿。


在2008年的时候,她还去上了一个西班牙专门用检测DNA来做噱头的电视节目,不过节目被暂停,最后并没有公布结果,但据说检测结果依旧是阴性。



到了2015年,皮拉尔直接选择状告了作为达利财产托管方的西班牙财政部以及管理财产的加拉与达利基金会。


希望通过法律手段来获得她对达利作品以及财产的继承权。



皮拉尔的律师提出,必须要用能够100%确定是达利的DNA来做亲子鉴定他们才会承认。


于是,最后法官宣布,将达利的遗体从坟墓中取出,提取DNA来进行亲子鉴定。



面对这个结果,加拉与达利基金会是拒绝的,挖人坟墓这种事在西方也是被认为不可理喻的。


他们向法院提出了上诉,在经历了两年的复杂的审理过后,在上个月26日,法官正式宣布,在7月将达利的遗体挖掘出来,提取DNA。


从而我们就看到了开头的那一幕。



如果经过检测,皮拉尔被证实是达利的女儿,她有可能继承25%的遗产,其价值可能高达3亿欧元。


虽然现在结果我们还不得而知,但整件事情从头到尾都充斥了一种荒诞。


全世界的媒体都把这件事情当成一件猎奇事件津津乐道。



站在达利戏剧博物馆外的一位居住在附近的居民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说到:


“这简直太荒谬了,将一个死去28年的人从坟墓里挖出来。不过我觉得,达利本人应该不会介意在他的身上发生这种戏剧性的事情。”


毕竟个性十足、荒诞不已、超现实主义的大艺术家,应该对这种事情很有经验了……



公众号

英国时报


长按识别左边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