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美容美发用品批发联盟

一直在染发,从未被满足!

设计师美学2018-12-05 16:02:48

(akprussia/译)每两个月,巴克利·坎宁安(Barclay Cunningham)就要经历这样一个过程:一开始,先吃抗组胺药;几个小时后,在前额、耳边和脖子周围涂抹一层厚厚的抗组胺药膏;最后,她把这些地方用撕开的塑料袋盖起来。而这个流程她已经持续了十年。


经历完以上全部过程,她才能染头发。



施华蔻亮彩86号纯紫,在相片胶卷上染色20分钟。图片来源: Luke Evans


审美倾向总随着营销和文化潮流而改变,但希望改变自己的那种驱动力却是不变的。正如人类学家哈利·夏皮罗(Harry Shapiro)所言:“改变先天本性的强烈欲望是如此普遍……人们几乎都想要把它看作本能了。”



欧莱雅活力亮泽1号(黑色)染发膏加6%的过氧化氢,在相片胶卷上染色120分钟。图片来源: Luke Evans


我立马意识到自己有好多东西要学。染发师们说的语言似乎都和我们其他人完全不一样。他们谈论“量感”(浓度)和“提升”(增加光泽)。看起来我失礼了。“我们对复活节彩蛋做才叫染色,”一个峰会负责人温柔地对我说,“而为头发做的,是添彩。”


但是一天半以后,我仍然在期待着来点科学干货。随后,我认识了汤姆·德斯奔萨(Tom Despenza)。他在伊卡璐从事研发工作多年——从他的车在美容学校前面抛锚开始。那时,他还是一名微生物学的学生。他现在退休了,有了自己的染发公司,叫做“色彩学”。当我在峰会上见到汤姆的时候,他正在给大家上他广受欢迎的课程《忘掉炒作!让我们返璞归真》。这节课驱散了在美容学校课程上风传多年的流言。


要理解给头发用的染料可不像理解比色盘那样简单。正如我们在美术课里学到的,任何颜色都可以通过混合红黄蓝三原色得到。如果你想要橙色,就混合黄和红;如果你想要紫色,就混合红和蓝;如果想要棕色,就把三种颜色一起混起来。




欧莱雅活力亮泽1号(黑色)和6%的过氧化氢混合,在相片胶卷上染色30分钟。图片来源: Luke Evans


颜料和染料有一种很重要的区别。理发师们不用色素(至少不在持久性染发剂里用),他们用混合的化学物质来制造染料。单个的染料分子必须要和其他分子连接在一起才能发出颜色,所以染料必须在头发上停留30分钟,以使反应发生。

现代人用什么染发

在19世纪中叶,英国化学家威廉·亨利·皮尔金(William Henry Perkin)偶然地合成了第一个非天然染料。他原本希望从煤焦油开始制造疟疾药奎宁,但是却造出了苯胺紫。他的发现革新了纺织业,并推动了石油化学产业。天然染料无法像苯胺紫染料一样具备持久和鲜艳的颜色。在此之前人们从未发现这样一个长久有效的染料。

不久之后,奥古斯特·霍夫曼(皮尔金的化学教授)注意到他从煤焦油中提取出来的一种染料在暴露在空气中时会产生一种颜色。其中起作用的分子是对苯二胺(PPD),是现在大多数持久性染发剂的基础。


对本二胺的结构示意图。图片来源:wikimedia.org


虽然跟羊毛类似,头发也是一种蛋白纤维,但是对纺织品的染色过程不可能被原原本本套到头上。要把羊毛染色,你必须把羊毛放在酸性溶液里煮沸一小时,这就相当于把头发浸在氨里。氨会分离头发的保护蛋白质层,让染料化合物穿透发丝,直达底层色素——黑色素。


黑色素赋予人类皮肤、眼睛和头发颜色。两种黑色素——真黑素和褐黑素的比例,会决定你的发色。你头发独特的色调取决于黑色素分子在发丝团簇时的尺寸和形状。比如,金发和黑发有着几乎相同比例的真黑素和褐黑素分子,但是金发中的分子数总体更少。天生的金发也包含更少的黑色素团,这会比深色头发里的更大分子团反射更多的光。


染发剂配方里不但有氨,还有过氧化氢,一种漂白剂。过氧化物有两个作用:既和头发里的黑色素反应,消灭它的自然颜色,又能诱发PPD分子间的反应。太大逃不掉的生色分子会留在头发里,原本的发色只有在头发长出来的时候才会产生。

在早期,染料化学家们意识到,如果他们加入另一种叫做耦合剂的分子,他们就可以操控这些化学物质了——在这加一个碳,在那加一对氮什么的。这样,他们就能在PPD单独产生的颜色基础上增加颜色的选择。不同的方法都出现过,但是美容品制造商们尚未接受一个不含PPD或者其相关化合物“对氨基苯酚”的持久染发配方。


威娜050清凉爽肤水加6%的过氧化氢,在相片胶卷上染色20分钟。图片来源: Luke Evans

去。


欧盟委员会对染发剂安全性进行的持续评估工作,但同时也强调,染料化学物都是经过单独测试的,而只要按要求使用,测试结果并未提示这些化学物质会带来什么健康风险。

相关行业的科学家们接着指出,目前还没有毫无争议的流行病研究表明那些染发的人有显著的癌症风险。除非你去看看那些每天都要暴露在染发剂下的人们:理发师

(研究表明,戴手套能大大减少染料化合物被身体吸收的量)。


分散在9%过氧化氢上的欧莱雅铂粉漂白剂在相片胶卷上染色15分钟。图片来源: Luke Evans


一直在染发,从未被满足

20世纪70年代,人类学家贾斯汀·哥德威尔(Justine Cordwell)发表了题为《人类艺术转变》的论文。她在其中写道:“对服装和装饰的人类学分析应该基于一个假设:人类很可能从最早的时候开始就把人体看作雕塑的基本形式,并且绝不满足于他们所看到的形式。”


的确,考古学证据表明人类对染料的使用可追溯到旧石器时期。早期人类使用尘土中的氧化铁来把他们的住所、衣物和身体装饰上红色。之后不久,他们就把这种染料用到了头上。


古埃及人染头发,但当头发在头上的时候,他们很少这样做——他们会把头发剃掉,卷起来,编织成时尚的假发来保护他们的光头免于太阳照射。黑色本来是最流行的颜色,直到约公元前12世纪,人们用植物材料来把假发染成红色、蓝色或绿色,金粉则被用来制造黄色。


在天然染料中,指甲花染料被保留了下来。古代人也用藏红花、靛蓝和苜蓿染色。但是天然染料只能暂时性染色,而人们希望用化学方法改变发色。对头发样品的分析表明,希腊人和罗马人在几千年前就用上了持久性的黑色染发剂。他们把我们今天所说的氧化铅和氢氧化钙混合,当其与头发上的一种蛋白质——角蛋白上的硫反应的时候,能得到硫化铅的纳米颗粒。鉴于直接用铅毒性太大,罗马人改进了他们的黑色染发剂配方:把水蛭放在铅容器中发酵两个月。


在罗马帝国早期,性工作者被要求用黄色头发来表明他们的职业。她们大多戴假发,也有一些人会把头发浸泡在溶有植物或坚果灰烬的溶液里,通过化学方法来改变颜色。那时,日耳曼人则用山毛榉的灰烬和山羊脂肪的混合物把头发染成红色。


步入现代,随着现代科学技术的发展,染发者们用一种更加注重分析的方法来改变发色,并开始测试新配方的有效性和安全性。17世纪初期居家必备的食谱《女士的快乐》中推荐一种叫“Oyle of Vitrioll”的东西作为黑色染发剂,但警告人们要避免让它接触皮肤。这是一个非常中肯的建议,鉴于现在我们知道,那个Oyle of Vitrioll,指的就是硫酸。


正如发色的流行趋势的变化,意大利的金发时尚周而复始。到几百年后的18世纪,威尼斯女人会在阳光下斜倚着特别建造的露台,把她们的头发浸泡在腐蚀性的溶液里染成金色——金发不再是性工作者的专利。


然而,染料的用场可不止赶潮流和表明职业。哥德威尔指出了人们出于其他原因改变发色的例子。比如,阿富汗人相信把头发用指甲花染成红色会治愈重头痛。



混合了12%过氧化氢的歌薇8AS闪银(一种紫色的碱性爽肤水),在相片胶卷上染色20分钟。图片来源: Luke Evans


美容行业是一个价值上千亿英镑且仍在持续增长的产业。根据一份行业报告,2014年,全球化妆品制造商会创造2250亿美元(约合1550亿英镑)的收入。这个产业在经济危机中都能保持稳定,而随着经济复苏带来的收入增加,对高价美容产品的需求将使2019年全球利润评估值增加到3160亿美元。护发产品在全球美容行业中占据着最大的比例,囊括了整个行业近四分之一的收入。在美国的美发和美甲沙龙中,染发服务收入占据了总收入的18%。估计有多达70%的美国女性会使用染发产品。


反思染发剂的发展历程,你不禁要问: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在染发?为什么一些人宁可历经繁琐的程序、花钱忍受痒和气味都要染发?不管是什么驱使我们改变发色,有一件事是确定的:人们对覆盖在头皮之上的那东西有着深厚的感情。


这对巴克利·坎宁安来说更是不容置疑。才12岁的时候,她就开始用喷雾式增亮剂在自己头发上做实验了。而作为一个成年人,她为找到最对的发色而寻找了好多年。“我从来没有过‘别染发了’的想法,”巴克利说,“能代表‘我’的发色恰好该来自染发剂,原本从头上长出来的那个‘我’并不对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