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美容美发用品批发联盟

喝醉后的女人到底有多迷人?

昼夜小说2019-01-14 07:01:55

第一章 初入东莞

“马上就到东莞了,坐车坐的腰疼,小勇你怎么样呀?”

坐在我对面的张莉眯着眼睛伸展个腰,那已经被男人开发到了极致的身材,顿时吸引了我所有的注意力。

我叫张俊勇,十八岁。

由于没有考上大学,又不想一辈子窝在村里种地,就跟嫂子南下东莞,准备拼搏一下。

我虽然喊她嫂子,可我却跟她男人没任何血缘关系。

张莉的男人是我堂哥的朋友,夫妻两人在东莞生活了七八年,我好不容易才搭上了这根线,有幸能跟她一起去东莞。

用她的话说,我长得还算帅气,身板也壮实,工厂里的小女孩肯定喜欢我,过年的时候说不定还能带一个做媳妇回家捏。

她总让我喊她的名字,不过我并没答应,毕竟在东莞我就认识她一个人,无论做什么事都得让她照应着我,我不敢没大没小的直呼其名。

“还好,嘿嘿。”我傻笑了一下。

张莉看了我一眼,笑了笑,说要去厕所。

站起来后,她那一米六五的修长身高和苗条身材,顿时吸引了很多男人的注意。

坐火车的人,基本都是没什么钱的人,见到张莉这么漂亮的女人,他们自然会忍不住多瞅两眼。

站在她身边的男人,还故意用胳膊肘蹭了一下张莉的胸部和大腿。

从刚刚上车,这个男人就一直站在张莉的后面,假装看手机,其实就是盯着张莉的看。

我不由一阵恼怒。

尤其还有一男人尾随着张莉,嘴角带着猥琐的冷笑。

这个厕所有一个拐弯的地方,从我的角度,根本看不到厕所门口会发生什么事。我觉得那个男人肯定不会做什么好事,沉着脸悄悄的走了过去。

火车上人来人往,没有一个人注意到我。

我见那个男人,竟然趴在厕所门上,透过玻璃偷看张莉上厕所!

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我顿时怒了,直接冲了过去。

不得不承认,我挺喜欢张莉的。在学校,那些女孩子只是懂得学习,并不梳妆打扮,看上去非常的朴素。可张莉穿的很洋气,对我来说,就像是电影里的明星似得。

这样漂亮的女人,对我这种纯情小男人来说,充满着致命的诱惑。

在我的心里,嫂子就是我的女神。

亲眼目睹女神上厕所的时候被人偷窥,我心里很是火大,跑过去就是一脚。

我没干过什么农活,身上没有力气,一脚没有把他踹到,反而是激怒了他。

他就像是发怒的疯狗一样,向我扑了过来,打我。

他的拳头,就像是铁锤一样,我被打的没有还手的力量,只能双手死死的保护着头。

他骂我破坏他的好事,扬言要把我打死。

我怒脸相对,虽然打不过他,可我丝毫不怕他,骂的比他还凶、还狠,问候了他家十八代女性!

不过这样做,起不到任何作用,只是让他揍我揍的更狠了起来。

车上有那么多的人,可是却没有一个人帮我,全都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让我初次感受到了这个世界的冰冷。

这种情况如果发生在我们村里,村里的男人能把他打死。

我被爆锤了两分钟,张莉从厕所出来了以后,见我被打,跑过来拉架。

最后还是张莉把乘警喊了过来,男人这才住手。

乘警问男人为什么揍我,男人说我先动的手,他不过是被迫自危,全车人都可以作证。

车上那些不明所以的人纷纷指责我,说是我先动的手。

乘警把我教训了一顿,男人看了张莉一眼,回到了座位。

我跟张莉坐下来了以后,她质问我为什么要打人?还说看错了我。

被张莉误会,我觉得特别的委屈,差点就哭出来。给她说:“那个男人偷看你上厕所,你是我嫂子,我能袖手旁观吗?”

张莉愣了一下,露出尴尬的表情,显然是为了刚才误会我感到了愧疚。

经张莉这么一说,我终于明白了。

火车上的厕所虽然有一个玻璃,可是却什么也看不到。

那个男人就算是扒着看,也不会看到张莉上厕所。

我愣了半响后,忍不住咧嘴笑了起来,张莉问我被揍成了猪头为什么笑。我说:嫂子没有被别人占便宜,所以我就开心的笑。

张莉白了我一眼,让我躺在她的腿上,要看看我头上的伤。

我们这里是两连坐,我又坐在靠里的位置,除了躺在张莉的腿上,也没地方可躺。

这时候,我的心脏剧烈的跳动了起来,就像是打鼓一样。

能躺在自己心目中女人的腿上,是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事情。

张莉的腿很有弹性,虽然已经快三十岁了,可是却没有一点赘肉。

软软的很舒服,比枕头还要舒服的多。

我想,如果能枕着这一双腿睡觉的话,那将是多么幸福的事情啊。

张莉的身材很好,前凸后翘,从我这个角度往上看去,让我这个未经人事的男人有了一些反应。

窘迫的夹紧双腿,生怕张莉看到以后,会嘲笑我。

明知道这样做,会对不起张莉,可是我还是忍不住一个劲的看,心里抱着侥幸。

张莉说我被揍的很厉害,如果有冰块,能给我消消肿。

这里是火车,哪里弄冰块?

我安慰张莉说,这是小伤,嫂子你就不要担心了,过两天自己就好了。

张莉不依,要给我吹吹。

她弯下腰的时候,一抹雪白呈现在我眼前,气息轻打在我的脸上,非常的舒服,没有异味,非常的好闻,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

我正享受着这一切的时候,眼睛余光,见到了对面的男人,正勾着头偷窥张莉。

我本能的一抬手,捂住张莉的衣领。

我想的很好,可是真的做了以后,一不小心,位置偏离了几分……

张莉愣住了,我也愣住了。

我觉得非常的尴尬,连忙坐了起来,见张莉的脸红扑扑的,说:“嫂子,我不是故意的。”

张莉没有说话,我也不知道她心里的怎么想的。

接下来的一路上,我跟张莉都没有过任何的交流。

一直没能找到机会,给张莉说明情况。

到了晚上八点多钟的时候,火车到站。

我拎行李的时候,见白天偷窥张莉上厕所的那个男人,竟然又要尾随在张莉的身后,连忙追了上去。

男人竟然用身体,紧贴张莉。

我喊了一声,吓得男人一哆嗦,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张莉见到男人以后,似乎也意识到了情况,等了我一下。

为了保护张莉,我站在张莉的后面。

可能是所有人都急于下火车,后面的人不断推,我的身体不停的贴在张莉的后背上。

见张莉没有任何的反感,我松了一口气。

我伸开双臂,给张莉努力争取到一个别人无法侵犯到她的狭小空间。

张莉感激的看了我一眼,说了一句谢谢。

我告诉她,白天不是我想摸她的胸,是对面两个男人偷看嫂子。

张莉笑了笑,说她都知道,不怪我。

只是我更奇怪了,既然张莉不怪我,为啥一路上都不给我说话你?

就在这时,后面传来一股强大的力量,让我的身体忍不住往前撞,顶着张莉连走几步。见张莉要撞到前面男人的身上,我出于本能的一搂。

入手软软的。

一下子我就愣住住了,脑子里不知道怎么想的,忍不住捏了一下。

张莉粗重的鼻息,让我打了一个冷颤,连忙松手,尴尬的看着她,说:“嫂子,我不是故意的。”

张莉脸上不知道是因为热还是因为害羞而变得通红,一双美目盯着我看了半响,兴许是被我不知所措的样子给逗乐了,美目一挑,噗呲一声笑了起来,急忙转过身子不再看我道:“没事,多大人了还毛手毛脚的!没个轻重。”

下了火车以后,人们往不同的出口走,就没有那么拥挤。

我问张莉,现在去哪。

张莉说,她住的地方离这里不是很远,这个点还有公交车,做一个小时的公交车就能到,要回家。

我急忙说,我就不去她家了,毕竟我一个男人也不方便。

张莉却告诉我说没事,她男人不在家……

第二章 张莉坐在我腿上

我愣了一下。

张莉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在暗示我什么吗?

我心脏剧烈的跳动了一下。

在公交站等公交的时候,一辆面包车忽然停在了我的面前,车窗摇下,一个男人看到张莉笑着说,好巧啊小莉,最后一班公交车刚刚开走不到两分钟,反正顺路,要不一起?

张莉也是有些讶异,上车后我才知道,这个男人跟张莉在一个厂子上班,而且还是同事。这个来火车站,也是接老家的亲戚。

我们跟他亲戚坐的是同一辆火车。

他这辆面包车是经过改装的,有三排座位。

人、行李装了一大车。

他让亲戚坐在后排,把行礼堆在第二排的位置,空出来一个位子。

看着张莉有些为难的样子,他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着说:“东西太多,就只能空出这一个位子,要不你就坐在张俊勇的腿上!”

我两眼一瞪,见张莉露出异色,急忙说要自己打个车过去。

张莉却说,打车过去,至少也得几十块钱,太贵。

最后没有任何办法,只能同意了下来。

我尽可能的往后抗,给张莉腾出一个较大的位子。

张莉一转身,岔开腿就坐在了我的腿上,用手扶着我的膝盖。

关上门以后,他发动了车子。

路上有些颠簸,张莉的身体在我腿上不由自主的摇晃起来。

她的翘臀紧压着我,柔软的感觉传遍全身,但我却紧张的满头汗水,双手放在身侧,一动也不敢动,能感觉到身体的变化。

这是完全没有办法的事情。

自从见到了张莉的第一眼,她就成了我心目中的女神,能跟自己的女神亲密接触,是每个男人所梦想的事情。

紧身牛仔裤,抬头就能看到张莉的后背、香颈,被男人开发到了极致的身材是完美的S形,一切的一切都让我的血液沸腾了起来。

我又不是太监,怎么可能会没有男人正常反应?

只是,张莉丝毫没有察觉到我的身体变化,不时会提起翘臀,跟司机聊天。

我有些受不了,再继续这样下去,生怕自己会犯罪,给张莉说:“那个……不然你坐这里,我趴在行李上吧!”

张莉扭头看了我一眼,见我窘迫的样子,噗嗤一笑,说:“怎么?你是嫌嫂子太重,压坏了你?还是怕嫂子吃了你?你放心,嫂子不吃人。”

司机也是笑着说:“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嫂子。”

张莉笑骂他:“你个没正经的人。”

然后又笑着给我说:“如果坐着一个地方嫌累,我就换个地方坐。”

说着,身子就往后挪了一下。

此时,我们两个的身体紧紧的贴合在了一起,张莉感觉到我身体的变化,往后伸手摸了一下,突然间意识到了这是什么东西,笑声戛然而止。

张莉本能的就想要站起来,可是跟司机四目相对,又只能无奈的坐了下来。

如果她现在站起来,会引起司机的猜疑,只会让我们两个更加的尴尬。

张莉的沉默,让我忍不住松了一口气。

突然,面包车拐进了一个大坑里面,让人从车上弹了起来,不过我的腿跟张莉的腿却是紧紧的贴合在一起。

然后又重重的落了下来。

我能清楚的感觉到,这一下,我突破了张莉所有的防备。

“啊~!”

张莉的眼泪差点没流出来,用手捂着屁股。

“你怎么了?”

男人转头问了一句。

“我没事!”

张莉慌乱的掩饰着什么。下面是撕裂的疼痛,隔着裤子进来了,真是要了人命。

“张俊勇,抱紧你嫂子,别再磕着她了,这段路不好走。”

男人责备我。

“我知道了!”

我环抱着张莉的腰,生怕会再出现刚才的事情。

张莉坐立不安,在我腿上不安的扭动着妙曼的身躯。

“别乱动,这里的路不好,再磕着你。”

我身体被点燃了火,给张丽说。

司机也这样说,张莉只能被迫继续坐在我的腿上。

不过,她的双腿来回的搓动,似乎非常难受似得,体温也在逐渐的升高,让我更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了起来。

在这样微妙的情绪中,终于,面包车停在了一个城中村。

下车以后,张莉感谢了司机一番,说有空请他喝酒。

这时候我才知道司机的名字——田大牛。

我很感激他,如果不是他的话,我估计这辈子都不会跟张莉发生这种事情。

他开车走了以后,我抱着必死的决心,等待着张莉骂我、打我。

可是张莉长叹了一口气,转身走进了城中村,还让我赶紧跟上。

城中村非常热闹,路边全是小吃摊。

张莉见我舔嘴唇,给我说回家了以后给我做好吃的,在路边吃东西太贵了,花不起那钱。

见张莉不但不怪罪我,反而还能一尝张莉的手艺,我是非常的开心,甚至是有些窃喜了起来。

张莉住的是大标间,一间卧室,一个小厨房,旁边是厕所。

她让我从冰箱里拿想吃青菜,放下了行礼以后,去了厕所,还把门给反锁了起来。

我在厨房摘菜的时候,听着厕所里‘哗哗’的流水声,心想难道张莉在洗澡?我忍不住回想起面包车上的一幕,老脸不由一红,想啥呢!

我笑着说:“侯大哥真是好福气,能娶到嫂子这么漂亮一个女人,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张莉叹了一口气,说:“有什么福气,不就是搭伙过日子么!对了,你明天我们厂面试、工作。”

听张莉的话,似乎不想过多的谈论有关大哥的事情,这就让我纳闷了起来。

我问张莉,大哥是不是也在厂子里上班。张莉说侯大哥嫌厂子里工资少,没干,给大货车押车,都是往省外去,一次就要几天甚至是十几天的时间,每次回来了以后,也只是在家里休息两天,就得再走。

我心想张莉真不容易,明明有一个老公,可在一起的时间却这么少,这跟守活寡有什么区别?那个大哥也真是的,这么漂亮的媳妇不守着,偏偏去做了什么押车员。

不一会,张莉就洗好澡了,穿着一身宽松的薄衣服走了出来,拿着毛巾擦头发。

看着张莉此刻的样子,我呆住了。

湿漉漉的头发,让她更富有了异样的诱惑,因为刚刚洗过澡的原因,张莉身上有着淡淡的沐浴露味道,对我充满了致命的诱惑。

张莉可能是察觉到了我眼里的异样,面颊微红,急忙催促我去冲凉。

见张莉空着手出来,原本穿的衣服肯定还在厕所里面,我连忙答应了下来,钻了进去。

在我关上门的时候,听到张莉恍然大悟的叫声。

我问张莉怎么了,张莉说没事,让我赶快洗,马上就能出来吃饭了。

她显然就是心虚,菜还没炒呢,怎么会那么快就吃饭。

果然,在厕所的盆里,我见到了嫂子换洗下来的衣服。最能引起我注意的,就是张莉的内裤。

黑色花丝边,中间位置湿漉漉的。

这肯定就是在面包车上,我跟张莉亲密接触的时候,她有了反应湿身留下来的证据。

我觉得张莉太辛苦了。

明明有个丈夫,却要做守活寡的日子,她是一个正常的女人,有点生理反应还不是很正常的事情。

忽然我‘啊’一声,脚下一滑,狠狠栽到洗澡盆里,整个脸正好对准了张莉的私密物件……

第三章 嫂子的秘密

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气息扑鼻而来。

外面张莉问我怎么了,我涨红着脸,急忙爬起来,尴尬回道:搓澡呢,没事。

张莉只是哦了一声,就没有了下文,不一会,就传来了炒菜的声音。

张莉说马上就要吃饭了,让我赶紧洗。

我匆匆洗了一下澡,穿上了衣服以后走了出去。

张莉说我怎么还穿着这一身衣服,让我赶紧换一身赶紧的衣服,这一身衣服她要帮我洗了。

我笑着说不用,我又不是小孩子,自己的衣服就能洗。

可张莉却非常的热情,生怕会亏待我,说什么也得让我换干净的衣服。

从行李中翻出衣服,看着只有一个大标间的房间,我拿起衣服就往厕所走。

张莉问我干嘛去厕所,在得知了我换衣服以后,急忙让我在卧室换。

我也没多在意,来到卧室关上门换起了衣服,可是却感觉,张莉在偷看我。

这是一个非常奇怪的感觉,每个人肯定都经历过。

我问张莉做的啥饭,张莉却没有说话,我提上裤子转头看,并没发现有人看我。

自己想啥呢!

我提起裤子拍了一下脑袋。

张莉跟大哥可是很恩爱的,怎么会对我有意思。

收回这些肮脏的念头,我又问张莉做的啥饭。

张莉说炒了俩菜,热了几个馒头,还有玉米粥。

全都是老家的家常菜。

突然,张莉惊叫了一声。

原来,张莉被热油溅到了,我抓着张莉的手看。

“没事!”

张莉的脸一红,连忙缩回了手,不敢看我的眼睛。

“这都烫出水泡了,可不能这样,我得给你找点东西包扎起来。”

我心疼说。

“这是小伤!”

张莉本来还要说拒绝,可是跟我四目相对,发现我执拗无比,叹了一口气,说:“床头柜里有创可贴,你给我拿一个去吧。”

我走过去,拉开抽屉,看到了一个笔记本。

这个笔记本封面泛黄,是已经有些年头的东西了,我恶作剧般的翻开了笔记本第一页,看到上面的一行字了以后,愣了一下。

原来,这是张莉的日记本。

上面的日期显示,是五年前开始写的。

我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日记的内容的大致意思说跟老公在一起过了一个很开心的情人节,只不过已经两年没有‘见’过老公了。

这个见字上面,是有两个撇号括起来的。

这就让我更好奇了,忍不住想要往下翻,可是张莉却是问我怎么这么久还没有找到创可贴,说话的时候,就关了煤气,往我这边来。

“我刚刚找到创可贴!”

我慌忙的合上日记本,关上了抽屉,拆开创可贴,就抓张莉的手,没想到被张莉给躲过去了,我说:“嫂子,我给你贴上啊!”

“我自己贴就行。”

张莉的脸又红了几分。

我猜,在面包车上我跟张莉那一幕,让张莉对我心怀芥蒂,所以说才刻意的疏远我。

吃饭的时候,张莉也一直不肯看我,表现的对我非常的冷淡。

这个气氛很是尴尬,让我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我问张莉:“候大哥平时都去什么地方押车送货?”

张莉语气平淡中透漏着几分幽怨,说:“都是附近的几个省。”

看来,张莉很不愿意谈论候大哥,跟五年前张莉在日记里写的完全不一样。

我感觉,一切都应该在日记中能找到。

张莉五年前的日记说,已经两年没有‘见’候大哥了是什么意思?

这个是我最关心的。

吃完了饭,我殷勤的去刷完,让张莉休息。

刷碗的时候,见张莉一直在玩手机,把我给羡慕的要死。

我们家是农村的,根本没钱买手机,在我的眼里,手机就是一个高大上的奢侈品。见张莉玩手机的时候,还不时‘咯咯’的笑,更是让我好奇了。

手机真有那么好玩?

等我刷好碗了以后,张莉在地下扑了一张凉席给我睡,还把唯一的风扇对着我吹。

张莉热的拽着衣领子,给我说:“东莞这里的鬼天气很热,白天能把人晒成干,晚上呆在房子里跟蒸笼似得,等我有钱了买一台空调,这样晚上睡觉的时候,就不会出汗了。”

听着张莉的心愿,我心里暗暗发誓,等发了工资以后,一定要给嫂子买一台空调。

空气都是热的,风扇吹的风也是热的,热的让人睡不着。

我问张莉:“嫂子你热不热,风扇给你吹吧?我一个男人,这点温度能扛得住。”

“我已经习惯了,风扇给你吹。”

张莉的额头都是汗水,玩手机的时候却不时露出笑容。

“嫂子,你玩什么呢,那么开心。”我问张莉。

张莉给我说:“这个是QQ,天南地北不认识的人能一起聊天,聊什么都可以。”

聊什么都可以?

这时候,我也好想有一个手机,装作一个陌生人,跟张莉一起聊天大哥的事情。

躺在这里很长时间,我都睡不着。

没办法,我去冲了一下凉,顿时就感觉凉快多了。我出来的时候,张莉已经把灯关了,给我说:“是不是热的睡不着?你就穿着大裤衩子睡觉吧,这样会凉快一点。”

我木纳的点了点头。

不一会,张莉也去冲凉。

冲凉的时候,我打开张莉的手机,见页面上是一个‘豫南老乡同城聊天’群,把这个群记在心里。

等有了钱弄个手机,我也要加到群里面,跟张莉聊天。

听着张莉洗澡的声音,我却怎么也睡不着觉。

不一会,张莉洗澡出来了。

房间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

可是窗户外面却是霓虹灯闪烁,灯光从窗户投进来,让我把张莉身体的轮廓看的清清楚楚。

张莉的体型很瘦,正面面对我,胸很大、小细腰、大胯,身体是一个迷人的葫芦形。

一下子,就把我所有的视线给吸引了过去。

借着羸弱的亮光,我能感觉到现在张莉可能是一丝不挂,也可能只是穿着内衣。

张莉不知道我在看她,借着强大的记忆摸黑上了床,让我早点睡觉,她说明天还要早起上班,也让我早起去面试。

我说了一声嗯,听着张莉均匀的呼吸声,我迟迟无法入睡。

过了不知道多久,我竟然睡着了。

亮光刚刚破晓,我被尿憋醒,跑到厕所撒尿回来的时候,见到躺在床上的张莉,顿时又是睡意全无。

房间里还有些黑,却能看到东西。

张莉穿着一身黑色丝边内裤、内衣躺在床上睡觉,薄薄的毛毯只盖着肚子。

不得不说,张莉的身体保养的非常好,将近三十岁的人了,可身上没有一点多余的赘肉,特别是一双腿,笔直而光华。

这时候,张莉翻了一个身。

我以为张莉醒了,吓得我连忙扭头,装作很自然的样子,躺在了凉席上。

等了一会,也没见张莉醒来,听着她均匀的呼吸声,我鼓起了勇气,小心翼翼的坐了起来。

转头往床上看过去。

只见张莉的一条腿收缩着压到另外一条腿上,瓷实而丰满的翘臀,暴漏在空气之中。

那丝边的内裤也无法遮掩田园风采,似乎想要破开内裤束缚,降临人间似得。

我吞了下口水,难以想象,昨天坐面包车的时候,我竟然跟身材这么完美的张莉,紧紧的贴在一起。

看了一会,张莉的闹钟突然响了。

吓得我连忙躺在了凉席上,心脏剧烈跳动犹如打鼓。

张莉醒了以后,看了看时间,又小眯了一会才起床,见我还在睡觉,嘟囔了一声东莞的天真热,也不穿衣服,就开始洗漱,做早饭。

殊不知,我就躺在凉席上装睡,眯着眼睛看她忙碌的样子,十足的享受。

第四章 面试

我故意享受着这一切,继续装睡,眼睛却始终盯着睡衣状态下的张莉。

不一会,香喷喷的饭菜就做好了,张莉转身回屋的时候,见我支起的帐篷,露出了一抹惊讶的表情。

因为我是眯着眼,能把她的表情尽收眼底。

我以为张莉看一眼,肯定会羞红着脸,穿上衣服,喊醒我吃饭。

可是,张莉她竟然……

蹲在了我的身边,仔细的观看了起来。

眼睛里还露出来了复杂的神采。

“难道……她真的喜欢我?”

我的心剧烈跳动了起来,心里的火焰剧烈燃烧了起来,让我饥渴难耐。

见张莉还不穿衣服,我怕一会我忍不住得意的笑出来,然后翻了一个身,装作说梦话的语气,说:“那个……几点了?”

果然,张莉被我的动作吓了一跳,就像是受惊的兔子一样跳到了床上,飞快的穿好了衣服。

然后下床,用脚踢了踢我的腿,娇哼道:“赶紧起床吃饭了,吃过饭你还要去面试呢!”

我打着哈欠坐了起来,因为心虚,不敢看张莉。

“呦,怎么了?”

张莉见我这样,打趣道:“小脸怎么红了?是不是怕嫂子吃了你?咯咯,赶紧穿衣服洗脸刷牙去,一会就晚了。”

张莉以为我穿个裤衩子在她面前尴尬,所以脸红。

其实,我是为了刚才看了张莉的身体而感到尴尬。

吃过了早饭一番,张莉来不及刷碗,就带着我去厂子,还把房间钥匙交给了我:“你面试完了就没事了,中午饭自己解决,我要到晚上才能下班呢。”

听着张莉的话,我点了点头,可心里却乐开了花。

张莉不在家,我一个人在她的房间里,岂不是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一想到昨天张莉的反应,还有那个日记本,我的心里就是一阵期待,张莉在日记里会写一些什么东西呢!

我跟着张莉来到了一个叫做‘江南纺织厂’的厂子,张莉指了指旁边的一个小门,给我说:“一会那个小门开了以后,你就进去,跟着人一起走,就会找到面试的地方的。”

“嫂子,你就放心吧,我又不是三岁的孩子,不会有问题的。”

我给张莉保证说:“我一定会面试通过的。”

张莉扭动着迷人的身姿,刷卡进到了厂子里,我等在外面。

这时候,是厂子上班的时间,不断的有人在厂子里进出。

漂亮的女人可真不少。

甚至是,不乏有比张莉还漂亮的女人。

这一次我是大开眼界了,就像是一个土包子似得,盯着那些女人看,不肯挪开视线。

渐渐的我也就发现了一个有趣的事情。

这个厂子里面上班的人里面,十个人都不一定有一个男人。

“兄弟,你要进厂?”

一个穿着得体的男人看着我,问我:“是不是要进厂?”

“嗯!”

我点了点头:“就进这个厂。”

“行啊兄弟,有眼光,是泡妞来的吧!”

男人看着我嘿嘿一笑,小声说:“在整个东莞,就这一家江南纺织厂的女人最多,汇聚了天南地北的漂亮女人!又因为男女比例的严重不平衡,一个男人可以在里面找到两三个女朋友呢!多少男人削尖了脑袋想往里面进,都被拒之门外了!兄弟我看你有缘,这样吧,我安排你进去,你给我五百块钱的好处费。”

“不用,我里面有人!”

我呵呵一笑,说:“负责招人的是我们家亲戚,就不劳烦哥哥了。”

我虽然是第一次出门在外,可是我不傻!

这个人一看就知道,是要来坑我钱的。

既然张莉让我在这里等,肯定已经跟里面的人打过招呼了,我再给他五百块钱进厂,那我不是二百五吗!

果然,男人在听说我里面有人以后,不在我这里费时间,去问别的男人。

还别说,真有那么一两个倒霉蛋,脑子有问题的男人,交给男人五百块钱。

“这地方,骗子真多!”

我由衷的感慨。

等了一会,这个小铁门被推开了,看到开门的人,我笑了。

竟然是昨天的那个司机——田大牛!

他的胳膊上带着一个袖章,上面有黄线绣出来的字——招工。

“应聘的人都过来了!”

田大牛很是神气,叫了一声以后,我们所有人都走了过去。

其中还有那一两个交过五百块钱的男人,他们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来。

“面试的跟我走,不要乱跑!”

田大牛领头走。

我连忙跑了过去,笑道:“田大哥,你可真神气!你不是说跟我嫂子一个车间的么,怎么又招人了。”

“原来是你啊!”

田大牛呵呵一笑,小声给我说:“本来,应聘人不是一个什么好工作,今天车间主任让我们车间的男人选人招工的时候,没有一个人愿意去,你嫂子就找到了我,求我过来带你进来,让你进厂子。”

“嫂子安排的可真周到。”

我咧嘴笑了笑,说:“田大哥,你们家亲戚呢?没有来吗?”

“他们下午过来!”

田大牛呵呵一笑,告诉我说:“在这个厂子,你不要怕,喜欢哪个女孩子,就大胆的去追求!你也发现了吧,这里的男人很少,女人很寂寞,猛如虎。”

我的脸一红,感觉肯定跟个番茄差不多,惹得田大牛哈哈大笑了起来。

他指着一个女人,得意问我:“你看那个女人怎么样?”

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了过去,这一看,惊为天人!

真漂亮,跟电视里面的明星似得。

田大牛见我窘迫的样子,笑着说:“你看看就好,千万不要打她的注意。她可是厂花赛天仙,厂子里所有男人的梦中情人,多少男人追求她,她都看不上,甚至是连厂长都说了,要一个月十万包养她,也被她拒绝了。”

田大牛越是这样说,我的心里就越好奇。

或许是因为初生牛犊不怕虎,我跃跃欲试,幻想着也许我能追上她呢!

田大牛一路上给我指了好几个漂亮的女人,都是一些眼高于顶的女人,谁都看不上,至今单身。

这时候,我想到了那个男人的话——这个厂子里男女比例严重不平衡,一个男人可以找好几个女朋友。

我的脑袋里,出现了一个荒唐的念头……也许,我能把这几个女人给收了?

随即就是自嘲一笑。

有钱人都追不上,我怎么可能能追的上呢。

田大牛把我们带到了一个大的会议室,让让我们填表,然后去指定的医院检查身体。

临走的时候,田大牛告诉我:“你不检查身体也没事,毕竟咱们是自己人,信得过你!检查身体,是为了走一个流程而已。”

我点头同意了下来,决定还是不去检查身体了。

原因无他——检查身体需要两百块钱的费用。

我出门的时候,身上就带了几百块钱,抛去路费什么的,现在身上只剩下了三百块钱。

每一毛钱,我都要精打细算的省着花,不然……就要饿肚子。

从厂子里出来了以后,我在路边买了两块钱的馒头,就当中午、晚上的饭了。

回到了张莉家以后,我迫不及待的打开了抽屉,找到了张莉的那一本日记,细细的品读了起来。

日记里记载着张莉所有的秘密,想要知道嫂子的事情,必须从日记下手。

看到第三页的内容,我已经被惊呆了……

第五章 张莉的日记

第三页的日记上大概意思的:

候大哥已经很久没有碰张莉了,张莉一个正常的女人怎么会受得了?张莉每天晚上都会做那种梦,每次醒来都会湿身,对于男女之间的那种事情,就会更加的渴望。

张莉说,她跟大哥是自由恋爱的,候大哥怎么会不碰张莉呢?难怪结婚这么长的时间,他们两个都没有孩子,原来是候大哥不碰张莉。

这就更让我觉得不可思议了起来。

候大哥的那方面难道不行吗?

这个想法,很快就被我否认掉了。

如果候大哥没有碰过张莉的话,张莉肯定不知道男女间那点事的感觉,肯定也不会想要跟候大哥发生那种事情。

所以,候大哥必然碰过她。

这么说,也只有一个解释了!

婚后候大哥不喜欢张莉,冷落了张莉,不碰张莉的身体。

意识到了这点以后,我顿时想明白了。

难怪候大哥宁愿把如花似玉的张莉放在这里去做押车员,竟然是对张莉的身体不感兴趣了。

我很是嫉妒。

张莉是我梦寐以求的女神,可是候大哥却这么对待张莉。

突然,我想到了,昨天晚上跟张莉谈论大哥的时候,张莉会用一种非常幽怨的语气了。

这是五年前的日记,也就是说,候大哥已经至少五年没有碰过张莉了。

意识到了这点以后,我的心里可以说是百感交集。

一方面是觉得张莉好苦,还这么年轻,就只能守活寡。

另一方面,我觉得这个可能就是我的机会!

虽然我没有碰过女人,但女人三十如如狼、四十如虎的话我还是听过的。

难怪昨天坐车的时候,我那么的对张莉,她也不生气,我猜,张莉的身体虽然拒绝我,可是心里还是很兴奋的。

越想越兴奋。

今天早起的时候,张莉也偷看了我。

继续翻看日记,用了一个小时看完了。

日记里面记载的都是张莉的琐事,偶尔还有对候大哥不碰她的抱怨。

这个日记本,记载了张莉两年的生活。

“既然有记日记的习惯,近三年来,肯定也有日记本!”

既然要偷看张莉的日记,我当然要一次性全部看完。

翻找了抽屉,竟然没有找到。

好奇的驱使下,我决定翻张莉的房间。

为了不让张莉察觉到异样,我翻起来的时候小心翼翼的,尽量不把东西的位置弄乱。

找了整个房子,我也没能找到第二个日记本。

“不能啊,难道张莉不写日记了?”

我垂头丧气的坐在床上,觉得张莉的日记肯定是放在了某个秘密的地方,我还没有发现。

站起来的时候,我的脚后跟,一不小心就提到了床边。

“咦,不是床腿!”

我愣了一下,连忙弯腰掀开了床单。

原来,这一张实木床,下面是木箱子,可以放进去一些东西,合理的利用空间。

我把床掀开,在箱子里看到了一个包装的很好的盒子。

我想,这个肯定就是嫂子的日记,迫不及待的就去打开了盒子。

可是看到了盒子里面的东西以后,我被惊呆了!

竟然……竟然是一些情趣用品!

虽然这种东西我从来没有接触过,但是我却是见过,听过。

看到这些东西了以后,我似乎能明白,张莉为什么不写日记了。

肯定是在这些东西上面,找到了一些快乐,有了些许的满足。

这一刻,我突然觉得张莉真的好可怜。

如花似玉的大美女,竟然需要用这些东西解决生理问题。

如果可以……我愿意做张莉的男人,让她开心、快乐!

可是,我却不敢说。

这时候,我突然想到了‘豫南老乡同城聊天’的群,张莉在里面聊天很开心,我一定要尽快买个手机,加到那个群里面,看看张莉在聊什么。

如果,能以此作为突破口,进入张莉的内心,肯定是最好的结果。

想到了这里以后,我迫不及待的想要赶紧工作、发工资。

把这些东西收拾起来了以后,一整天的时间我都没精打采的。

张莉下班,见我这样,有些担心,说:“你怎么了?是不是感冒了?”

说着,伸手摸了一下我的脑门。

这时候,我是多想抓住张莉的手,向她吐露心事。

可是我却懦弱的僵在原地,什么事都不敢做,任凭张莉轻抚我的额头。

“脑袋也不热,不像是感冒了啊!”

张莉俏脸焦急,问我:“你那里不舒服?第一次出门,是不是水土不服?这可怎么办?”

看着张莉关心我的样子,我的心里非常的满足。

“嫂子,我没事!”

我努力挤出来了一个笑容,说:“我就是想家了。”

“看你没出息的样!”

张莉嗔笑了一声,伸手在我脑门上点了一下,说:“才出来几天就想家了?咱们出门在外不就是为了赚钱么,不过年了怎么回家?有很多人,过年的时候都没办法回家。”

听着张莉的话,我苦笑了一声,不过却暗暗窃喜了起来。

幸好张莉没有多心,不然我还没办法解释了。

“晚饭还没吃吧?等着,嫂子给你做饭去。”

张莉笑了一声,转身就去厨房忙活了起来。

“嫂子,我有什么能帮忙的?”

见张莉妙曼的身躯,因为忙着做饭而没有规则的扭动,我的脑子里忍不住的勾勒出,张莉使用情趣用品时的一幕,鼻血差点没流出来。

如果可以,我愿意变成张莉的那些情趣用品。

“不用!”

张莉忙碌的时候,头也不回:“你就歇着就好!对了,你已经被录取了,明天跟我一起去上班,上班的时候多看多听,尽量少说话,干自己的活,知道了吗?”

“知道了嫂子!”

我坐在凳子上答应了一声,眼睛始终没办法从张莉的身上移开。

不一会,张莉就炒好了两个菜,热了几个馒头,还有疙瘩汤。

家常饭菜。

吃饭的时候,我给张莉说:“嫂子,我一个大男人跟你住在一起不方便,我想,租个房子。”

“嫂子都不介意,你介意什么?”

张莉笑着说:“如果你睡地板不习惯的话,那你睡床,我谁地板。反正你大哥刚走没几天,这次去的远,要一个月才能回来。”

“不是的嫂子。”

我连忙辩解,说:“能有地方住,我感谢嫂子还来不及呢,怎么敢让嫂子睡地板!”抬头看的时候,见嫂子正疑惑的看着我,我说:“只是,咱俩孤男寡女的住在一个房间,邻居会说闲话,到时候候大哥知道了,肯定会误会嫂子,这样不好。”

张莉乐了,脸上的笑容就跟绽放的花朵一样灿烂,说:“你放心吧,你候大哥肯定不会多想什么的,你就安心的住在这里。”

“不行!”

我是铁了心了。

其实,我有自己的私心。

我住在这里,虽然跟张莉在同一个屋檐下,天天和张莉相处在一起,这似乎是很好的事情,我原来也是这么感觉的。

可自从下午发现了张莉的秘密以后,我就不这么想了。所以我才决定,要出去租一间房子。

“哎!”

张莉叹了一口气,说:“是不是在厂子里见到了喜欢的人了?还是想着要尽快找一个女朋友同居啊?”

“没有嫂子!”

我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呦,还害羞了!”

张莉笑的花枝招展,说:“没什么不好意思的,都是成年人了,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如果是想找个女朋友同居的话,的确是要出去租个房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