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美容美发用品批发联盟

和平饭店|好剧中藏着神剧的特征

文所未文2022-08-02 16:15:25

人间戏场里,世事否泰,欲望之下,不安分守己者作弄鬼祟。城外,有人瞒天过海;城内,有人企图用一把盐,来换取一时的浮名。

战火与硝烟之下的东北,烟雾笼罩,即使是各国商人出仕之人云集的和平饭店,也暗藏杀机。


因为围剿一名携带731部队罪证的胶卷出境的编辑,,开启了后来的一系列故事。

在第五集的时候,因为营救文编辑和找寻共产国际的勋章,陈佳影和王大顶被抓。在被隔离审问期间,“反派”窦仕骁叫人去做笔录,原本以为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窦仕骁怎么也想不到真正的较量此时才开始。他永远也想不到一场稳赢的戏瞬间转折,。

此时,剧情分为两个视角,一是陈佳影和警员,一是窦仕骁、石原和王大顶。空间的转换、镜头与台词相得益彰,让人逐渐明白王大顶和陈佳影的脱身之计。

镜头方面,陈佳颖在和警员头头是道分析案情的时候,强装镇静,分析完毕后还坐下吃面,镜头一切换,她的腿一直在发抖。有时候并不需要演员来告诉你她的心理状态,只需要一个镜头,一处静物或者动物来表现即可。


镜头的辅助下,,非神的人类,有血有肉,有惊有怕,有长处有短板才最符合人的特征。

另一方面,窦仕骁信心满满的一点一点的揭开他们的作案动机及步骤。王大顶的心理防线一点点的垮掉,他不再信誓旦旦,不再佯装镇静,不再满口胡邹,而是目瞪口呆的目视前方。额头上的滚滚汗珠以及抖动的双腿,让人眉头一紧,或许,他会如倒豆子一样倾盆而出。

镜头一转,倒叙式回忆起陈佳影被隔离之前说的话“从现在开始,你必须遵循一条逻辑,想扮演好丈夫已经来不及了,我隐瞒身份不是我的错”。随之,他的目光开始变得坚定,气势腾腾而起,在窦仕骁说可以开始做笔录时,开始反击,犹如变了一个人。仿佛之前的他不是他,前后对比鲜明,着实让观众替他捏了一把汗。


在王大顶还只是一个土匪时,陈佳影说:“利己、利他、利众”,。


在王大顶营救她失败的时候,直接撂下“从现在开始,你必须遵循一条逻辑,想扮演好丈夫已经来不及了,我隐瞒身份不是我的错”,来让王大顶脱身。有了这句话,经过分析,王大顶才能断定陈佳影是南铁的人,才能擦干自己满头大汗,强装硬气的将窦仕骁说自己找女人用恐惧来掩盖,将于编辑的出现用夫妻吵架和搜了两遍都没搜到人来掩饰。

而王大顶在反击窦仕骁的时候说:“我刚才从头到尾没说一句实话,知道吗,因为我压根我就不知道我说的那句话会牵扯到所谓的机密。从而导致我太太例外不是人。你说你嘬个腚眼儿的不离不弃,不就是因为我跟我太太隐讳吗,废话,我跟我太太不隐晦吗,为了怕她的身份被暴露,。结果呢,你们还是把他的老给底儿揭了。刚才在地下室一照面,你本能的掏枪就对我,却用身体挡住了我太太,这行为说明什么,这个行为分析,就是你已经不把他当敌人了。”

有了这几句话,便可直接唬住窦仕骁和石原两大魔头。若非从气势上压倒对方,凭着窦仕骁的缜密思维,王大顶想要脱身可谓难之又难。

由台词可看出,察言观色与逻辑推理,被王大顶和陈佳影运用的淋漓尽致。此时的他们,犹如福尔摩斯附体,分析的头头是道,而真正的福尔摩斯窦仕骁只能干瞪眼。


这一切,可以归功于编剧的台词,可以归功于镜头的转换与专业人士的剪辑,亦可归功于演员出色的演绎,当然,前者为主要。

,你就给自己人挖坑,长脸了是不是,我们被法国人敲到了,你不抓法国人你来审我们,你脑子里有屎啊。

傻缺,错觉里边打转还乐不思蜀,自我感觉良好,你当你大花猫呢。

台词够硬,够狠,王大顶表现的很生气,其实是很紧张。用自己的机智应对了被抓住把柄而定的石锤。

因为是土匪,脏话脱口而出“去你妈的,傻货”等等,虽然粗俗,却符合人物特征及性格。

虽然镜头与台词及演员素质过硬,但依然有穿帮与神剧的特征存在。

内尔纳劫持陈佳颖当人质,开始是用刀抵在陈佳颖的下巴下面的脖颈上,但是一秒以后再切换时,刀却抵在陈佳颖的侧面脖颈。


唐凌在营救冯先生时,先窥探和模仿佐藤,再利用藤崎鮎美易容法快速进行脸部倒膜和面具吹塑伪装成佐藤相貌劫走疑犯,后运至垄上密林,用事先藏匿好的人力车救走冯先生。

先不说唐凌好似开挂的救人方法,我国从1950年才开始研究塑型化装,而该剧的历史背景为1935年,为该剧埋下雷点。

斗智斗勇的年代,除去语言动作神态的撰写与刻画,其他因素的重要性将大打折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