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美容美发用品批发联盟

看作家怎么写高考作文

实践课2020-01-13 13:40:30

       昨天,2016年高考语文结束之后,商报实践课邀约大家写一写高考作文,引起了山东省作家协会多位作家的兴趣,大家快看看作家笔下高考作文啥样的。


我的行囊


作者:中国作协会员 飞天

   

    永远记得,第一次离家求学,父母把我的行囊塞得满满的,煮鸡蛋、花生米、点心、疙瘩咸菜、烧饼、牙膏、牙刷、香皂……凡是他们能想到的、行囊里能装得下的,都给我带上,直到把那个大帆布袋子撑得像一头吃胀肚子的小牛犊子,拎都拎不动,害得我在同伴面前很没有面子。

    “学校里什么都有卖的,带这么多,烦不烦人?”我嘀嘀咕咕发牢骚。

    “带上吧,带上吧,出去买,不方便。”母亲边擦眼角边说。

    “带上,恁多废话!”父亲粗糙的大手一挥,把我的牢骚都噎回肚子里。

   到了学校,发现学校在山坳深处,小卖部里缺东少西,要想去大商店,就要辗转出去三公里多。我开始庆幸父母给自己带了个“百宝囊”,吃的用的,应有尽有。最初想家的寒冷的夜里,抱着那个大袋子取暖,就像躺在家中温暖的被窝里。

   再离家,不管父母给我带上多少东西,我都欣然背起行囊,踏踏实实地迈步,告别父母,奔向远方。我明白,行囊里装的,不止是物品,更是父母的爱、嘱托和牵挂。

    袋子破了,母亲就用大针和粗麻线在灯下仔细地缝好,一层层补丁摞上去,层层叠叠的,像父亲掌心里的老茧。

    我不知道诗人孟郊写下“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的句子时,是在一个什么样的寒夜里,但我知道,袋子上针脚与针脚之间,曾留下了母亲扎破指头时的殷红鲜血。

    后来,我带着那个帆布袋子迁徙于不同的城市之间,起初是求学,然后是求职、恋爱、娶妻、生子。袋子始终跟随着我,书本放进去又拿出来,女朋友的零食放进去又拿出来,儿子的尿布放进去又拿出来……我在成长,踏着父母老去的轨迹前行,直到有一天霍然发现,那袋子的底和提手都已经不堪岁月的磨折,而父母的背已经渐渐佝偻。

    我把袋子收起来,换成了轻便坚固的拉杆箱,不再往里面放任何我需要的东西,而是带给父母的药、补品、护膝、老花镜、棉衣、染发膏……大到电器,小到剃须刀,只要是我能给他们的,都放进那拉杆箱里,从我寄居的城市,从我旅居的城市,从天南海北的城市……统统带给他们。我甚至想,如果那拉杆箱里放得下青春、年轻、返老还童的神力,我也愿意倾尽所有,买下来带给他们。

    在岁月里的旅程中蓦然回首,离家和归家的行囊有大有小,但里面暖暖的都是亲情。离家时,里面装着少年的梦想、躁动不安的心、急欲展翅高飞的灵魂,必须缚上父母的爱和叮咛,年轻的鸟儿们才能平稳飞翔。归家的时候,少年已经变成中年,小我已经长大,行囊饱经风雨,丢开一切红尘俗世中的辛苦恣睢、浮躁算计,只留一腔报答父母养育之恩的热血。

    我的行囊,家的行囊,自此幸福满溢。



我的行囊

   

      作者 山东省作协会员 陈忠(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山东散文学会副秘书长、济南市作家协会副秘书长)

   四年前,去南方旅游归来,大巴车经过鲁西南小镇,我下车买东西,不小心把随身的挎包落在了路边小摊上,直到大巴车到了济南站才猛然惊觉。当时心里别提多懊恼了,因为那包里装着我的钱包、身份证、相机、笔记本电脑还有一块高价从大理买来的缅甸玉雕,加起来总值三万多元钱。我为自己的疏忽大意而久久不能释怀,觉得自己已经失去了南方之旅中最宝贵的东西。
    没想到,过了一周,我收到了从那小镇寄来的包裹,发件人是一个陌生的名字,里面装着的正是我失去的挎包。打开挎包看,所有的东西一样不少。我知道,是那位女摊主拾到挎包后根据里面的名片地址寄还给了我。可惜,她并没有给我打电话,更没有在快递单上留下自己的号码。我忘记了摊主的样子,只依稀记得,中年女摊主身边依偎着一个可爱的孩子,虽然衣着破旧,但一双大眼睛却亮晶晶的,干净得像鲁西南雨后的晴空。可惜的是,后来我去鲁西南出差数次,却都没找到那心灵美丽的女摊主和目光纯净的可爱孩子,没法当面向他们母子道谢。
    我不止一次惭愧地想到,自己的目光是如此短浅,以为旅行中失去了最宝贵的行囊,并为此懊恼不已,却不知道,失而复得的行囊已经带给了我人生中最重要的启迪。它似乎在反复拷问我的心灵——“人生的行囊中最宝贵的、最不可或缺的是什么?
    四年来,我跟随济南作家音乐家进校园活动小组数十次走进学校,给孩子们送去书和音乐,帮助他们快乐成长。看到孩子们,我总想起鲁西南小镇的那个孩子,想起他亮晶晶的大眼睛。
    在孩子们的欢声笑语中,我找到了那个问题的答案——“友爱和善良才是人生行囊中最宝贵的、最不可或缺的东西。
    成年人的世界里,最重要的关键词是竞争,人心与人心之间仿佛永远隔着楚河汉界,谁都不会相信身边的人,更不要说是素未谋面的陌生人。所以,每个人都把戒心写在脸上,每个人的行囊里塞满了《三十六计》《孙子兵法》《商场博弈论》《厚黑学》……
    只有在孩子们那里,行囊中还没塞进阴谋的乌云,只有人性中最初的善良与快乐。
    我多么希望,每一个成年人都从孩子的眼中看到过去的自己,倒空行囊里自己已经背负不动的那些世故和心机,从头开始,重拾人性中一切美好的东西,让那些美好永驻行囊,永不舍弃,让自己未来的人生之路变得天高云淡,行云流水。
    禅宗故事中说:身是菩提树,心是明镜台,时时勤拂拭,休教染尘埃。
人生还长,每个人的确需要时时低头清理自己的行囊,抹去身体和心灵上的尘埃,让善良和仁爱重现光芒,绝不让世俗的丑陋冷漠掩盖了自己曾经纯洁美丽的精神世界, 
    人之初,性本善。
    来吧,倒空行囊,像纯真的孩子一样轻装上路——我已经准备好了,你呢?


我的行囊

         

作者 济南市作协会员 李法凯(济南作家协会秘书长)


    好多次参观革命老干部的故居,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是他们使用过的挎包。无一例外的,那些老前辈们的挎包都是最简单的那种帆布包,而且好多地方都磨破了又用针线缝补过,留着难以抚平的岁月痕迹。

    简朴生活、简单做人——这就是那些前辈行囊中最宝贵的东西,也是我从那些前辈们身上学到的最有用的真理。

    这么多年了,学习和出差的时候,我也带着自己的包,既不是名牌的真皮包,也不是高档的旅行箱,只是用了多年的普通皮革包。包在换,但我包里的东西不变,始终装着书、本和笔,随时随地看书学习。我知道,包只不过是外表的东西,一个人最有价值的地方,不在于明晃晃、光闪闪的外表,而在于心里装着的那些东西的分量。

    从小到大,父母千叮咛万嘱咐,任何时候都要求我做一个纯朴诚实的人,不能沾染上那些夸夸其谈、吹吹呼呼的坏毛病。

   “钱财乃身外之物”——我家的家风一直如此,爷爷奶奶、父亲母亲都是善良而真诚的人,在生活困难的年代,都不忘了把家里仅有的粮食一分为二,拿一半去救济家无粒米的邻居。在这样一个家庭里长大,我始终把物质的东西看得很轻,所以自己的人生行囊也总是简简单单,甚少累赘。

    做一个简单的人,从身体到心灵都能轻装上阵,让我变得谦逊诚恳,朴实低调。对待工作,我力争做到完美,不留瑕疵;对待朋友,我必定仁义厚道,不落话柄。

    做一个简单的人,吃得香,睡得着,不亏心,常安心。

    很多时候,朋友笑我这种做人做事的方法已经过时了,现代人应该是“力争上游”才行,有机会要上,没机会创造机会也要上,总之就是事事要压别人一头,争取任何场合都出人头地,占尽精彩,把好机会、好东西都放到自己口袋里来。

    其实,多年来我也看到过好多精明算计、中饱私囊的人,他们通过种种阴暗心机收敛财富,过上了开名车、住豪宅的“幸福”生活,把自己人生的行囊装得满满的,最后都快溢出来了。结果呢,一朝事败,锒铛入狱,所有表面上的幸福化为乌有。之前,他们的行囊不可谓不大、不可谓不牢固,不可谓不阔绰,只不过,他们只是把幸福的摩天大厦建立在贪欲过度的沼泽之上,风险程度与行囊大小成正比,最后终于用那个行囊埋葬了自己。

    看到那些例子,我变得更警醒,每时每刻都清醒地知道自己的行囊里装着什么东西。随时,我都会把那些别人硬塞进来的、不属于我的东西丢掉,比如贪婪、狡狯、私心、谋算,再把不经意间忽略的东西重新装进去,比如孝顺、善意、亲情、温暖。而且,人生沿途之上,我还很小心地把别人行囊中美好的东西借鉴过来,悄悄地填补进去,比如“三人行必有我师”“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人不知而不愠”“敏而好学,不耻下问”……

    同时,我又把自己行囊中的好东西放进儿子的行囊里,让他也如我一样,从小沐浴在真善美的阳光之中。

    今晚检视人生,仿佛见到行囊之上赫然写着“干干净净做人、明明白白做事”两行端正大字,顿觉心安理得,必能安然入眠。


我的行囊

   

作者 济南市作协会员 夕夕


    那个夏天,在马德里机场,最大的行李箱肚子被撑破,当着安检官和诸多白皮肤、蓝眼睛的老外,箱子嘭的一身爆开,零食、衣服、玩具、明信片散落了满地,一个镶满了水钻的凯蒂猫滚出去八丈远,钻进了机场的安检仪下面。

    这只是三个行李箱中的一个,其它两个稍小一点的,也都被我塞成了椭圆形,傻傻地斜靠在一边。

    登机的旅客从我身边经过,各种猜疑的、鄙夷的目光在我那一大堆花花绿绿的宝贝上面扫过。

    这能怪谁?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独自旅行,七日六夜的欧洲自助旅游中,各种好玩的让我目不暇给,一路下来,就是“买、买、买”三个字,不知不觉中,行李箱就从一个变成了三个,而且仍然装不下我满腔的购物热情。

    我把东西捡起来丢回箱子里,却怎么也盖不严实,更别提拉上拉链了。

    万般无奈之下,我哭着打电话回国内,找老爸紧急救命。

    老爸在电话里只说了一句话:“把最大最无用的丢掉。”

   “丢掉?那是我好不容易一路从伦敦、巴黎的免税店里买来的,每一件都好得不得了,美得不得了……丢掉?不行不行不行……”我的头摇得像拨浪鼓。

    老爸叹气:“总要丢掉一些,你才能重新上路呀?行李超重交的罚款,再加上行李箱托运的费用,足够在国内买好几件同样的东西……”

    最终,我还是听老爸的话,擦干眼泪,把好几个大而无用的玩具送给了机场打扫卫生的外国阿姨,然后把箱子封好,安全登机。

    我真的非常热爱旅行,旅途中的风景和物产都让我反复地流连、留恋。但是,往后的人生中,每次遇到左手“宝贝”、右手“贝宝”不能割舍的时候,我就想起马德里机场的那次尴尬遭遇,然后在诸多的不舍中割舍一些,再割舍一些,直到将行囊减到最简,让自己可以轻装上路。

    记得庄子说过:物物而不物于物。

    他要告诉我们的,正是“超然物外、不为外物拖累”的人生至道吧?人生是漫长的旅行,行囊太重的人,一定无法走到光明的终点。

    前年到去年的一段时间,我曾陷入老同学、新朋友的诸多联谊活动中去,平均一个月下来,要参加十几场同学聚会、朋友party,还有一些新认识的驴友,南山北海跑个不停……有个早晨醒来,突然觉得好累,在浴室镜子前告诉自己:“停下来,不要让自己生活的行囊装得太满了,要精简一些,放弃一些……”

    于是,我推掉了大部分邀约,宅在家里看书、练字、听音乐,让自己的生活回到简单而充实的轨道上来,精神的“行囊”又变得轻之又轻,快乐、满足、健康、好心情自然就回来了。

    其实,世界上每一个人或多或少的都背负着有形的和无形的“行囊”,我亦如此。可是,我笃信——我还年轻,未来的路还很长,我必须在人生的每一段路上找到真我,清空行囊,抱定本我,且行且歌,才是一生中真正的大自在。

编辑  小美



    欢迎关注商报“实践课”公众号,我们每周都会组织丰富多彩的课外实践活动哦!请扫下方二维码。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