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美容美发用品批发联盟

地表最强染发膏

聚幼汇2019-06-19 23:11:33

 



妈妈牌零食

 

                 

文/小满妈妈


小时候,在物质比较贫乏的年代,仙女妈妈们也能变着法儿用简单地道的食材做出很多好吃的小零食。而这些放在如今看来有些些土气,还略显粗糙的食物却是童年里再珍贵不过的美好记忆。

记得每次妈妈买地瓜,总会留出条漂亮的切成薄片,放进热油锅里炸得通体金黄,捞出来脆梆梆的沾着白糖吃,土豆也可以如法炮制,咬下去嘎嘣作响,满嘴的香脆沫子伴着糖渣子。



还有金桔,等到快落市,妈妈就会提一大袋回来糖渍。先用粗盐细细擦了皮,从果蒂往下划六道口子,放在手掌心轻轻一压,籽儿都能自己蹦出来,手心里就剩了一朵小金桔花。

然后拿个大玻璃罐子一层金桔花一层白糖填起来,隔天倒入洗净的锅中,加几大块老冰糖小火熬稠了,入口甘冽清香,能从春花烂漫吃到层林尽染。



妈妈还有个拿手绝活——择子豆腐,那是她小时候跟住在东阳姨婆学的。姨婆做的择子豆腐毛栗壳色,韧而嫩滑,妈妈说那是她小时候一等一的美味。

做择子豆腐最是考耐心,要上山寻一种石栎的野果子,然后放到大日头下晾晒,接着去硬壳,脱掉果肉的红衣,放到大水缸里浸泡个十来天,等果子都胀足了,才能上磨碾浆。那些乳白色的果浆被一勺一勺慢慢地倒入纱布袋内过滤,掠掉杂质。



等全部都过滤好,便在水缸里加上清水,因为择子粉浆还要反复澄清。最后将澄清的粉从缸中掏出翻晒,晒得用手轻轻一捏就能成块散掉,择子粉便算完成。

做择子豆腐的时候择子粉要用凉水调成糊糊,再入热水中小火翻搅,待到成半透明状就可以倒入干净的容器,晾凉切块淌在凉白开里头。要吃的时候舀到小碗里,加些红糖,淋些蜂蜜,妈妈还喜欢往里头洒些陈醋,酸酸甜甜,软滑爽口,一咕噜滑下喉咙,整个人都觉得神清气爽,百暑消尽。



还有一样印象颇为深刻的食物便是黑芝麻糊了,我小时候长了一头稀稀疏疏又黄又细的头发,妈妈立志后天改善她闺女先天的不良基因,所以每次见到街上卖黑芝麻的小摊都会主动凑上去囤一批,隔段时间就在煤球炉上炒些黑芝麻,放在石臼里碾成粉末,和着炒熟的糯米粉一起装在铁皮罐里,每天晚上舀二大勺,再加一勺麦乳精,搁搪瓷杯里拿滚烫的热水一冲,又香又糯,一大碗下肚周身暖洋洋的,又妥帖又舒适。

后来电视上放南方黑芝麻糊的广告,也跟风去买了来尝,终究跟妈妈做的比起来是逊色的。


这些简单却用心的食物,虽然没有华丽的包装,偶尔还显得粗拙,但里头填满了巧手妈妈无微不至的爱。

每次看到小满缠着外婆做糖渍金桔做择子豆腐时,就好像看到小时候的自己,在那个物质简约的年代,因为有妈妈牌零食的陪伴,不但没有感受到一丝遗憾委屈,反而更欢快幸福、内心丰盈地长大。

这才是零食界中真正的无冕之王啊!



和宝贝一起做



 


 一股浓香 一缕温暖

小时候馋芝麻糊

也为一头黑亮的长发


在更迭的时代里

光阴与年华曾改

但记忆里的香甜

是我们能守住的唯一一份永恒



点击阅读原文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